资讯 · 2022年5月9日

详解 EVM 等效性:推动 L2 开源生态发展

目录与摘要

理解 EVM 等效性

以太坊上扩容与扩容以太坊本身是有区别的。

EVM 是一个由数千名开发者贡献形成的新兴结构。

  • 而分叉 EVM 限制了访问这些贡献的能力。

如果你想走得快,独自去;如果你想走得远,就一起加入 EVM 等效的生态系统中。

生态的复制与涌现

  • 复制 (replication) 与涌现 (emergence) 是想要覆盖全球的自我繁殖系统的必要属性。

  • 复制应用层

    EVM 等效性允许开发者在所有 EVM 等效的 rollup 之间复制 + 粘贴 DeFi 代码。在某个 rollup 中发现的任何有价值的新内容都可以立即在其他 rollup 中复制。

  • 复制协议层

    EVM 等效性允许先在单独的 rollup 上实现某个 EIP 升级,再部署至以太坊 L1。如此一来便为实验性的 EIP 提供一个生产型的测试平台,然后安全地在 L1 上实现。

“恐惧空白”

大自然厌恶空白。而加密世界就像大自然;它会慢慢地填补它发现的每一处空白。

加密网络的 ”最后一英里“ 问题,以及我们如何解决它。

EIP 就是新的基因。EVM 等效性使得 L2 能够异步地、独立地集成自己选择的 EIP。每个 L2 都将采用其社区所推崇的 EIP。

以太坊将适应于 L2 用户发出的信号;每个 L2 都代表着用户偏好的数据天线。给以太坊发出的信号是:

  • 这是社区想要的 EIP

  • 这个 EIP 已可以安全地部署

扩展公共物品

Optimism 的追溯性公共物品募资是一种新颖的社会激励机制,旨在将硅谷式的金融激励注入到为 L2 构建公共物品的项目中。

通过出售 L2 区块空间获取经济效益以资助 L2 公共物品

由于 EVM 等效性,Optimism 上的公共物品研发可以在整个生态系统复制和传播

推动有机体不断前进

➤ 便宜的费用、EVM 等效性和追溯性公共物品资助是加密经济网络前沿产生积极的外部增长所需的要素。

理解 ✨EVM 等效性✨

EVM 等效性: 与以太坊虚拟机 (EVM, Ethereum Virtual Machine) 的规范完全一致

EVM 等效性的设计理念是创建一个与以太坊之间具有 “最小区别” 的 optimistic rollup。

EVM 等效性将以太坊的属性扩展到 L2 中,模糊了 “以太坊 L1 退出历史舞台” 与 “EVM-等效的 L2 登场表演“ 之间的界限。

这就是在以太坊上扩容和扩容以太坊本身之间的区别。

完美克隆了以太坊的 EVM 的 optimistic rollup 不仅继承了以太坊的安全性;还共享着其网络效应的各个方面。

其他 L2 设计结构不具有访问以太坊网络效应的所有特权,并且总是比其他具有 EVM 等效性的竞争对手更加专用型。

EVM 兼容性已死。要么通过遵循以太坊标准来优化通用性 (因此选择与其他所有人相同的标准);要么构建完全不同的、针对你的用例高度优化的东西 (参见 ZK-rollups)。

为了将以太坊的强大威力完全扩展到 L2 中,我们不能止于 EVM 兼容性。

我们需要 EVM 等效性。

兼容性与等效性

Optimism 团队在去年引入了 EVM 等效性,并讨论了等效性与兼容性之间在技术上的区别。

Rollup 被誉为是我们的扩容救星:“终于,有一个 L2 可以运行 Uniswap 了!”

最早的 rollup 是通过完全重新创建 Uniswap 来实现这点的,在自定义构建的 rollup 上使用自定义的代码。

这还不够。

EVM 的网络效应远超过 Solidity 本身。大量的支持工具赋予以太坊开发者超能力。因为这些工具也运行在 EVM 标准之上,所以他们不适合自定义构建的 rollup。更不要说协议开发者需要付出很多精力来创建兼容 Solidity 的东西!

而 EVM 等效性中,EVM 本身就被复制粘贴到 L2 中。他们底层的东西都是一样的。

EVM 是一座城市

David Mihal (他帮助我理解了这点) 给了我这样一个比喻:

“开源代码就像一座城市。它是由许多发现问题并构建解决方案的开发者自发地自下而上创建的。随着时间的推移,这座城市逐渐优化、变得更强健和高效…

…兼容 EVM 的链就像拉斯维加斯版的巴黎;他们试图人为地复制一些有机的东西。”

开源软件是一种公共物品,由各自的社区维护和升级。

使用开源软件的开发者在使用时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有一些是小问题、有一些是关键的问题,还有一些介于两者之间的问题。部分开发者花时间去解决这些问题,然后游说社区接受他们的输入。如果社区认可了这些东西的价值,他们做的贡献就会被合并以形成新的版本。由此,新的标准就被创建出来,而软件的效用性和稳健性也提高了。

就像一个新兴的城市,构建者来到这里并生产周边社区需要并看重的东西。共享资源和公共事业由此产生,并且由于这是通过代码形成的,所以它们永远不会腐烂。这是一条不断增值的单向道路;只要每个人都基于同一个基础构建。

每一个开发者都按照自己的方向构建,并发现自己特定的贡献以添加到集体中。逐渐地,一个强健的公共物品就由数千名开发者共同贡献构建而成。

Geth

下面是 Geth 的故事。

Geth 在过去几年里慢慢吸收了以太坊开发者有意义的贡献,并开发出一套不管在以太坊内还是以太坊外都最具有网络效应的软件。

这就是 Geth 已经成为行业很大部分一个参考点的原因。那些分叉 Geth 并创建自己区块链的仍然是对以太坊所在的同样基础做贡献。

如果 Geth 分叉链偏离了参考版本,它们同时偏离了 Web3 中最大的网络效应。这种一次性复制的链越往不同的方向发展,就需要越多的人力和资源跟上核心网络的发展。

EVM 车群 (peloton)

Peloton 指的是一群或一组道路自行车骑手。车群里的骑手通过跟在其他骑手后面来节省自己的精力。这样的模式,阻力显著减少;在一群发展壮大的队伍中间骑车,阻力可以减少到 5%-10%。利用这种潜在的能源节约方式,骑手之间和队伍之间在比赛战术上会有一种非常复杂的合作和竞争互动。

如果你想走得快,独自去;如果你想走得远,就一起走。

车群越庞大,效率越高、速度越快。空气阻力分布在更广泛的群体中;随着团队规模的扩大,团队的效率也会提高。在一个车群中间,骑手基本上不废力,因为你可以借助整个队伍的力量前进。而车群的领队则需要承受所有逆风阻力,并且必须要花费额外的力量来设定车队的速度,所以领队经常要努力地骑。

但是当领队累了,节奏慢下来时,就会有很多车队中间的贡献者顶替领队的位置。

雨林中的毛毛虫成群移动比单个移动得更快。

开源社区的发展速度总是会超过中心化团队的发展速度。这个行业之所以发展如此迅速,是因为它就像一个协作飞轮。我们在彼此的成功之上构建,当我们中的一个人不断前进时,会把我们所有人都带着向前 —— 就像这些毛毛虫一样。

EVM 等效性是一种自下而上的、像城市一样自然而然形成的公共物品。另一方面,EVM 兼容性是它的一次性副本。

偏离 EVM 的方向有无数种,但遵循 EVM 的方法只有一种。

复制应用层

创建一个具有 EVM 等效性的 L2 生态系统对于保持具有可组合性和互操作性的网络效应至关重要。

具有 EVM 等效性的 rollup 允许开发者跨链即时复制粘贴代码库。这意味着,单个 EVM-等效的 rollup 上的开发和创新可以无缝迁移到其他任意 EVM-等效的 optimistic rollup 上,还有以太坊本身。由于所有东西都是在 EVM 的标准之上开发的,L1 的网络效应则被扩展到 L2 中,而 L2 上的创新再回响至整个生态系统中。

当在一个 ORU 上部署一行代码时,它的意义不止于部署这行代码本身。如果你是一名开源开发者,并且希望你的代码被广泛应用,你自然会希望使用一个 EVM-等效的 ORU,这样你的代码就可以立即与所有其他 EVM-等效的 ORU 兼容。

如果你编写代码一次,但就可以在 1000 条兼容 EVM 的链上无缝运作,那么你创建的代码的价值就要大得多。

EVM 等效性将 EVM 的网络效应提升到一个全新的水平。

而非 EVM-等效的 ORU 将不会从这些共享的网络效应中获益。由于非 EVM-等效的 ORU 中缺乏 “最小差异性” 这种设计哲学,以太坊网络、EVM-等效 ORU 以及非 EVM-等效的 L2 之间的联系会因此打破。

以太坊网络效应的巨大浪潮由每一个新添加的 EVM-等效 ORU 复合而成。如果你没有乘上这波浪潮,你就得非常努力地游泳才能跟上。

复制协议层

这些 EVM 网络效应不仅适用于以太坊的应用层,还适用于协议层本身 —— 这样一来事情就变得有趣得多了。

因为 EVM-等效的 ORU 与以太坊具有 “最小的差异性”,它们因此为以太坊提供了一个试验床 (新的 EIP 可以在一个真实的生产环境中测试)。

而目前来说,EIP 是在以太坊的测试网中测试。EIP 会在测试网上进行多次测试,以确保最终集成到以太坊 L1 时不会出现任何故障。

这样做总是有风险的,因为测试网与以太坊之间并不满足 “最小差异性”。在 Goerli 或 Koven 中实现一个 EIP 与在以太坊中实现 EIP 是有区别的。其中区别在于以太坊之上的经济活动的规模、重要性和性质,测试网无法模拟。当在以太坊上实现新的 EIP 时,总会有一些 “未知” 的情况。

EVM 等效性提供了一个解决方案。

如果一项 EIP 在一个 EVM-等效的 ORU 中成功实现了,那么它向基础链提供了强有力的保证,即同样的 EIP 可以成功地集成到其中,而不会出现任何漏洞。EVM-等效的 ORU 提供了一个真实的生产环境让 EIP 进行测试,上面产生真实经济活动和具有真实的资本风险。EIP 可以在 ORU 层进行测试,而不会有损坏或影响这个系统的风险。

当 L2 普遍采用相同的 EIP 时,这向以太坊 L1 发出信号,表明社区认可这个 EIP,并且这个 EIP 可以安全地集成到 L1 中。

EVM-等效的 ORU 使以太坊能够感知 L2 参与者的愿望,使每个 L2 成为与用户的需求和愿望相协调的天线。传统金融 (TradFi) 和 Web2 的 “指令&控制” 治理方式转化为 Web3 中的 “感知&响应” 范式。

因为每个 ORU 都是自己的独立经济体,它将根据用户的需求和愿望,独立地、异步地实现各种 EIP,与生态系统的其他部分无关。

随着时间的推移,当越来越多独立的 ORU 认可了同一个 EIP 的价值,这个最佳的 EIP 将会主导 L2 ORU 市场。如果一个 EIP 开始主导整个 ORU 生态系统,这会向以太坊 L1 发出信号,表明这是个好的 EIP,并且在 L1 协议层实现它是安全的。

以太坊上会有很多 Optimism 的分叉版本。当它们都接受同样的 EIP 时,这向以太坊 L1 发出信号,表明这些 EIP 为用户所需求,并且可以安全部署。

总结 EVM 等效性

EVM 等效性的意义:以太坊从 L1 的束缚中解放出来。“以太坊” 的特性能够扩展到 L2 中。以太坊 L1 和 EVM-等效的 L2 之间的分界线变得非常模糊。再也没有这样的分界点:表明以太坊 L1 退出历史舞台,EVM-等效的 L2 登场表演。

而是全都是以太坊。

恐惧空白

“大自然厌恶空白” —— 亚里士多德

大自然真的很擅长于填补空白。一个有机体越适合进化,它所占据的空间就越大。动物在环境允许的最大程度上消耗食物和繁殖。所有植物都是分形的表达式,因为分形是使表面积最大化的算法。如果植物的表面积增加了,它从叶子上吸收阳光和从根部吸收营养的能力也会提高。

亚马逊雨林是世界上生物多样性最丰富的地区之一,<2% 的光照到达地面,因为树木非常有效地捕捉了阳光。

最后一英里问题

最后一英里指的是,将货物和人员从一个交通枢纽转移到最终目的地这段旅程的最后一步。“最后一英里” 问题描述了这一步骤的困难性。“最后一英里” 交付中的一些挑战包括最小化成本、确保透明度、提高效率和完善基础设施。

大自然真的很擅长于解决最后一英里问题。这是 “适者生存” 的自然结果;也就是说,能够最好地复制和繁殖的有机体会填补其生存空间的空白。

即使在单个有机体内,分形结构也是扩大有机体规模和提高其效率的基本模式。肺负责捕捉氧气并将其分配到血液中;循环系统负责将氧气和其他营养物质输送到生物体的最末端。

分形是一种结构,其中每个子结构都具有与整体结构相同的性质。可以将分形结构看作是一种永无止境的模式,可复制性和可繁殖性都是分形的组成部分。

只有可复制和可繁殖的结构才能有效地填补自然界中的空白。加密世界是一个有着大量留白的世界;还有很多地方需要构建。但为了用新的结构填补所有这些空白,我们需要能够复制和繁殖的系统。

EVM 等效性构建了产生这些特性所需要的基础。

在一个具有 EVM 等效性的 rollup 生态系统中,以太坊可以快速复制和繁殖,聚焦于用户的需求,并更新代码以反映这些需求。

每一个 L2 都可以按自己的独特方向发展,专攻任何它想专攻的领域。那些拥有大量用户和价值的成功的 L2 会向其他 L2 发出信号,表明它发现了一些有价值的东西。我们都知道加密行业真的很蓬勃发展,一旦某种东西被证明是有用的,就会被复制并繁殖。

一旦某个 L2 发现了新的价值来源,这个价值来源就可以在整个生态系统中复制和共享,并最终回到生态系统的中心。

EIP 是新的基因

Richard Dawkins 的书《自私的基因》中讨论了有机体中每个基因是如何成为最小的生命单位的,它在自身维护与复制中固有的利己主义提供了所有生命赖以生存的基本模式。

好的基因存活下来,坏的基因死去。

随着有机体进化与适应,使有机体健康的基因随着时间的推移通过复制与繁殖在所有物种中传播繁衍。在个体有机体中发生的有益的随机突变帮助它比其他生物更好地生存和发展,因此,这个基因从只存在于一个实例中到存在于所有可能的实例中,因为这是一个好基因。

在模块化的以太坊世界中,EIP 是新的基因。

好的 EIP 在生态系统中传播,不好的 EIP 则逐渐消亡。

以太坊是一个响应性的、适应式系统,EVM-等效的 ORU 允许新的基因首先在边缘地区实现到有机体中,当新的 EIP 被证明其可行性后,这个 EIP 会被传播到剩余的 ORU 中。如果这个 EIP 足够好,它便回到以太坊的中心:L1。

以太坊成为能够响应和适应其环境的有机体,即便其环境随着时间而变化。生物有机体从起源起就有固定的基因,以太坊有能力根据需要发明和集成新的基因,以满足世界不断变更的需求。

发现某个 EVM-等效的范式中的价值,可以将该价值转化为可以在整个以太坊生态系统中共享的公共物品,而不仅仅是在某个特定 L2 中可用。

追溯性公共物品:为整个生态系统构建基础设施

追溯性公共物品募资 (Retroactive Public Goods Funding, RPGF) 将使以太坊从一个响应用户需求的系统,变成一个主动行动的系统。

Optimism 正在开创一种公共物品募资的新模式,将硅谷式的金融激励注入到构建公共物品的项目中。

具有科技初创公司的潜力,但是以公共物品形式存在的产品。

L2 区块空间费用产生的收益直接流向为 Optimism L2 创建有价值内容的创新者和创始人。RPGF 承诺未来会提供一笔资助资金,向公共物品构建者保证,如果他们构建出有价值的公共物品,就会有资助等着他们。

Web2 激励构建者和用户,然而 Web3 赋予大家价值 —— 在这里,影响力 = 收益。

RPGF 和 EVM 等效性的结合意味着,当 Optimism L2 构建了一些有价值的内容,它就可以立即为 EVM 等效性的整个生态系统所用。

Optimism 区块空间的销售不仅推动 Optimism L2 基础设施的发展,还推动所有 L2 以及最终以太坊本身的基础设施发展。要知道,区块链生态系统一直以来都出了名地对基础设施和公共物品投资不足。

来源: Vitalik

在 RPGF 和 EVM 等效性的双重努力下,首次为我们提供了一条解决公地悲剧的有希望的道路。而不仅仅为了 Optimism、L2 生态,更不仅为了以太坊,而是为了整个蓝色星球。

第一步:为 Optimism 的公共物品募资

第二步:将这些公共物品 (免费地!) 扩展到其他 L2

第三步:将这些公共物品集成到以太坊上

第四步:将公共物品的范围从以太坊扩展到全世界

第五步:解决全球协作困境,解锁星际迷航的未来

感谢阅读!

来源 | newsletter.banklesshq.com

作者 | David Hoff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