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 2022年5月9日

元宇宙将如何改变工作的未来?

想象一下这样一个世界:你可以在海边与同事交谈,在空间站上漂浮着做会议记录,或者从你在伦敦的办公室瞬移到纽约,所有这些都不需要走出家门一步。今天安排了太多的会议,感到压力很大吗?那么,为什么不派遣你的 AI 数字双胞胎代替你来减轻你的负担呢?

这些例子只是对“元宇宙”(metaverse) 所承诺的工作的未来愿景的一瞥,“元宇宙”最初是由作家尼尔·斯蒂芬森 (Neal Stephenson) 在 1992 年创造的,用来描述虚拟现实的未来世界。虽然无法准确定义,但元宇宙通常被认为是一个 3D 虚拟世界的网络,人们可以通过他们的虚拟“化身”来进行互动、开展业务和建立社会联系。我们可以把元宇宙想象成当今互联网的虚拟现实版本。

虽然元宇宙在许多方面还处于萌芽阶段,但它已经突然变成了一个大行业,像 Meta (前身是Facebook)、微软、Epic Games、Roblox 等技术巨头和游戏巨头都在创建自己的虚拟世界或元宇宙。元宇宙利用了大量不同的技术,包括虚拟现实平台、游戏、机器学习、区块链、3-D图形、数字货币、传感器,以及 (在某些情况下) 支持虚拟现实的头戴式设备。

你如何进入元宇宙?目前许多工作场所的元宇宙解决方案只需要一台电脑、鼠标和键盘按键,但要获得完整的 3D 环绕体验,你通常必须佩戴虚拟现实设备。然而,计算机生成全息技术也在迅速发展,无需头戴式设备,要么通过使用虚拟查看窗口,从计算机图像创建全息显示,或者通过部署专门设计的全息吊舱,将人物和图像投射到活动或会议的实际空间中。像 Meta 这样的公司也是触觉 (触摸) 手套的先驱,它使用户能够与 3D 虚拟物体交互,并体验诸如运动、纹理和压力等感觉。

在元宇宙中,你可以结交朋友、饲养虚拟宠物、设计虚拟时装、购买虚拟房地产、参加活动、创作和销售数字艺术——同时还可以赚钱。但是,直到最近,新兴的元宇宙对工作世界的影响还很少受到关注但这种情况现在正在改变。疫情的影响——尤其是对线下会议和旅行的限制——正促使企业寻求更真实、更具凝聚力和互动性的远程混合工作体验。元宇宙似乎将以至少四种主要方式重塑工作世界

  • 新的沉浸式团队协作形式;

  • 新出现的数字化、人工智能同事;

  • 通过虚拟化和游戏化技术加速学习和技能获取;

  • 具有全新企业和工作角色的元宇宙经济的最终崛起。

    • 如同身临其境:元宇宙中的团队合作与协作

    元宇宙有望为虚拟工作世界带来新的社交联系、移动性和协作水平。比如,总部位于印度的 NextMeet 是一个基于虚拟角色的沉浸式现实平台,专注于交互式工作、协作和学习解决方案。其任务是消除远程和混合工作可能导致的隔离和劳动力脱节。我采访了 NextMeet 的创始人兼董事 Pushpak Kypuram,他解释了他们的虚拟工作场所解决方案背后的灵感:“随着疫情向远程工作的转变,保持员工的参与性已成为许多公司面临的最大挑战。你不可能让 20 个人在一个平面的 2D 环境中进行视频通话;有些人不喜欢出现在镜头前;你不是在模拟现实生活中的情景。这就是为什么公司转向基于元宇宙的平台。”

    通过 NextMeet 的沉浸式平台,员工的数字化身可以实时进出虚拟办公室和会议室,走向虚拟帮助台,在讲台上进行现场演示,在网络休息室与同事一起放松,或者使用可定制的化身在会议中心或展会上漫步。参与者通过他们的桌面电脑或移动设备访问虚拟环境,挑选或设计他们的虚拟形象,然后使用键盘按钮在空间中导航:箭头键用于移动,双击坐在椅子上,等等。Kypuram 列举了一个员工入职的例子:“如果你让 10 个新同事入职,给他们展示或给他们一份介绍公司的 PDF 文档,他们在 10 分钟后就会失去注意力。我们所做的是让他们沿着一个 3D 大厅或画廊走,里面有 20 个互动展台,他们可以在那里探索这家公司。如此一来,你能使他们愿意在虚拟大厅里走动,而不是阅读一份文件。”

    其他元宇宙公司正在致力于工作场所解决方案,帮助应对视频会议疲劳和远程工作带来的社交脱节。PixelMax 是一家总部位于英国的初创企业,帮助企业创造沉浸式工作环境,旨在增强团队凝聚力、员工健康和协作。他们的虚拟工作场所是通过你电脑上的一个基于网络的系统进入的,不需要头戴式设备,包括以下功能:

  • “偶遇”体验:PixelMax 的沉浸式技术可以让你实时看到同事的化身,当你在虚拟工作场所偶遇他们时,更容易停下来聊天。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PixelMax 的联合创始人Shay O \’Carroll 解释道:“非正式和自发的对话占了商业沟通的很大一部分——研究表明,在研发等领域高达90%——在疫情期间,我们失去了很多这种重要的沟通。”

  • 健康空间:这些是专门为这个虚拟世界用户提供的休息和不同的体验。正如 Shay O \’Carroll 解释的那样:“我们创造了像森林或水族馆一样的健康区域。它们甚至可能在月球上。这些区域可以包含按需内容,如指导冥想和/或锻炼课程。”

  • 送货到你的物理地点:客户可以添加一些功能,比如在虚拟环境中订购外卖或书籍和其他商品,并将这些东西送货到你的物理位置 (例如,家里)。

  • 实时状态跟踪:就像在实际工作场所一样,你可以四处走动,获得办公室地板的全景,查看同事们在哪里,谁是空闲的,顺便和他们聊聊天等等。

  • PixelMax 联合创始人 Andy Sands 表示,终极愿景是能够连接不同的虚拟工作场所。该公司目前正在为位于英国曼彻斯特的 40 家室内设计领先制造商建立一个虚拟工作场所。“这是关于社区建设、对话和互动。我们想让员工的虚拟化身在制造世界和内部设计世界之间移动,或者在《Roblox》和《堡垒之夜》中观看一场音乐会。”

    远程工作可能会带来压力。英国纳菲尔德健康公司 (Nuffield Health) 的研究发现,在英国,近三分之一的远程工作者难以将家庭和工作生活分开,超过四分之一的人发现,在一天的工作结束后很难放下工作。虚拟工作场所可以更好地区分家庭和工作生活,创造出一种每天走进工作场所,然后在工作结束后离开和同事告别的感觉。在虚拟场所,你的虚拟化身提供了一种表达你的状态的方式——比如开会中,离开去吃午饭,等等——这让你更容易与同事保持联系,而不用感觉被电脑或手机束缚,在传统的远程工作环境中,这是压力的常见来源。

    更好的团队合作和沟通肯定是虚拟工作场所的关键驱动因素,但为什么止步于此呢?元宇宙为重新思考办公室和工作环境提供了新的可能性,引入了冒险、自发性和惊喜的元素。虚拟办公室不一定是单调、统一的市中心办公环境:为什么不是海滩位置、海上航游,甚至是另一个世界呢?

    这一愿景为 Gather 提供了灵感,这是一个国际虚拟现实平台,允许员工和组织“建立自己的办公室”。这些梦想中的办公室可以从可以看到地球的“空间站办公室”到“海盗办公室”,拥有海景、船长小屋和用于社交的艏楼休息室。对于不那么喜欢冒险的人,你可以选择虚拟的屋顶派对或在禅宗花园开会。

    • 引入新的数字同事

    我们在元宇宙中的同事将不局限于我们现实世界同事的虚拟化身。越来越多的数字同事将加入我们的行列——高度逼真的、AI 驱动的类人机器人。这些人工智能代理人将扮演顾问和助理的角色,在元宇宙中承担大部分繁重的工作,从理论上讲,将人类工人解放出来,从事更有生产力、附加值更高的任务。

    近年来,对话式人工智能系统取得了巨大的进步——这种算法可以理解文本和语音对话,并用自然语言进行对话。这些算法现在正在演变成数字人类,可以感知和解释环境,显示情感,做出类似人类的手势,并做出决定。

    一个例子是 UneeQ,这是一个国际技术平台,专注于创造“数字人”,可以在广泛的领域和不同的角色工作。UneeQ 的数字员工包括 Nola,这是新西兰诺埃尔·利明 (Noel Leeming) 门店的一个数字购物助理或礼宾员;Rachel,一个永远在线的抵押贷款顾问;还有瑞银 (UBS) 首席经济学家的数字替身 Daniel,他可以同时会见多个客户,提供个性化的财富管理建议。

    情感是元宇宙的下一个前沿。SoulMachines 是一家总部位于新西兰的科技初创企业,它将人工智能 (如机器学习和计算机视觉) 和自主动画 (如表情渲染、注视方向和实时手势) 方面的进展结合在一起,以创造出栩栩如生的、有情感反应的数字人类。该公司的数字人正在扮演各种各样的角色,包括护肤顾问、新冠健康顾问、房地产经纪人和大学申请者的教育教练。

    数字人类技术为员工和组织开辟了广阔的可能性领域。数字人类具有高度的可扩展性——他们不需要喝咖啡休息——并且可以同时部署在多个地点。他们可以被部署到元宇宙中更重复、乏味或危险的工作中。人类员工将有越来越多的选择来设计和创建他们自己的数字同事,个性化和定制,与他们一起工作。

    但“数字人”也会带来风险,比如自动化程度的提高,低技能员工的工作被取代,而低技术员工通常没有多少机会换到其他角色,或者,如果人类在与“数字人”的互动中变得更加不受约束,可能会侵蚀文化和行为规范。这些行为可以延续到现实世界的互动中。

    • 在元宇宙中更快地学习

    元宇宙可以彻底改变培训和技能培养,极大地压缩发展和获得新技能所需的时间。人工智能技术支持的数字教练可以随时协助员工培训和提供职业建议。在元宇宙中,每一件物品——例如培训手册、机器或产品——都可以变成交互式的,提供 3D 显示和循序渐进的“如何…”的指导。基于虚拟现实的角色扮演实践和模拟将变得普遍,使员工化身能够在高度逼真的“游戏”场景中学习,例如“高压销售演示”、“难相处的客户”或“富有挑战性的员工对话”。

    虚拟现实技术已经被用于许多行业,以加快技能发展:外科技术公司 Medivis 正在使用微软的 HoloLens 技术,通过与 3D 解剖模型的交互来培训医科学生;Embodied Labs 使用 360 度视频帮助医务工作者体验阿尔茨海默氏病和与年龄相关的视听障碍的影响,以帮助做出诊断;制造业巨头博世 (Bosch) 和福特汽车公司 (Ford Motor Company) 率先开发了一种虚拟现实培训工具,使用 Oculus Quest 头戴式设备培训技术人员进行电动汽车维修;总部位于英国的 Metaverse Learning 公司与 UK Skills Partnership 合作,为英国一线护士创建了一系列 9 个增强现实培训模型,使用 3D 动画和增强现实测试学习者在特定场景中的技能,并加强护理的最佳实践。

    随着在线游戏的深入,元宇宙也可以开始挖掘游戏化学习技术的潜力,以便更容易和更快地获取技能。PixelMax 的 O’carroll 说道:“游戏变成了一种学习活动。在医学领域,我们使用游戏化技术来培训实验室技术人员;你会分成不同的组,然后前往,比如说,一个虚拟的 PCR 测试机,在那里你将分阶段学习如何操作这台机器,然后记录你的训练结果。”针对英国的急救人员社区——警察、消防员、医务人员等——PixelMax 正在开发将体能训练与沉浸式游戏化相结合的游戏,使急救人员能够进行重复训练,尝试不同的策略,看到不同的结果,并观察不同的团队工作方式。

    研究已经证实,虚拟世界培训比传统的教师或基于课堂的培训具有重要的优势,因为它提供了更大的范围来直观地展示概念 (例如,工程设计) 和工作实践,更大的机会通过做来学习,通过游戏沉浸感和“基于任务的”方法解决问题,玩家的整体参与度更高。

    虚拟世界的学习也可以使用虚拟代理人,即人工智能机器人,它可以在学习者陷入困境时提供帮助,提供推动,并设置相应的挑战。基于元宇宙的学习的视觉和交互特性也可能特别吸引自闭症患者,他们对视觉线索的反应比语言线索更好。虚拟现实工具也可以用于消除工作场合中的社交焦虑,例如,通过创建真实但安全的空间来练习公共演讲和会议互动。

    • 元宇宙经济中的新角色

    互联网不仅带来了新的工作方式:它带来了一个全新的数字经济——新的企业、新的工作岗位和新的角色。随着沉浸式 3D 经济在未来十年积聚势头,元宇宙也将如此。

    IMVU 是一个以虚拟化身为基础的社交网络,每月拥有 700 多万用户,有数千名创作者为这个元宇宙制作和销售自己的虚拟产品——设计师服装、家具、化妆品、音乐、贴纸、宠物等等——每月产生约 700 万美元的收入。除了创作者之外,还有“网格师” (meshers),即设计基本 3D 模板的开发人员,其他人可以根据这些模板定制和定制虚拟产品。一个成功的网格可以被复制和销售数千次,为其开发者赚取可观的收入。比如,虚拟世界平台 Decentraland 正在创建虚拟房地产经纪人,使用户能够在虚拟土地上买卖和建立业务,赚取一种称为“Mana”的数字货币。

    展望未来,就像我们今天谈论数字原生公司一样,我们很可能会看到元宇宙原生企业的出现,这些企业完全是在虚拟的 3D 世界中构思和发展的。正如互联网带来了 20 年前几乎不存在的新角色——比如数字营销经理、社交媒体顾问和网络安全专家——同样,元宇宙也可能带来大量我们今天只能想象的新角色:虚拟形象对话设计师,“全息移动”旅行社 (以简化不同虚拟世界之间的移动),元宇宙数字财富管理和资产管理等。

    • 挑战 & 当务之急

    尽管未来前景广阔,但元宇宙在许多方面仍处于起步阶段。巨大的障碍可能会阻碍它未来的发展:一个成熟的、运作良好的元宇宙的计算基础设施和电力需求是巨大的,且今天的元宇宙由不同的虚拟世界组成,不像最初的互联网那样统一。元宇宙还带来了一系列的监管和人力资源合规问题,例如,关于成瘾的潜在风险,或不可接受的行为 (如在虚拟世界中的欺凌或骚扰),这些最近已经引起了一些关注。虽然仍然存在许多问题,但企业领导人、政策制定者和人力资源领导人可以从以下必要条件开始,以便在元宇宙中成功协作:

    • 优先考虑技能的可移植性:对于员工来说,他们会担心技能和资格的可移植性:“在一个虚拟世界或企业中获得的经验或资格证书是否在另一个虚拟世界或我的现实生活中有价值?”雇主、教育工作者和培训机构可以通过对在元宇宙中获得的技能的适当认证标准达成一致,并对培训提供者进行适当的认证,从而创造更多的流动技能。这将有助于避免质量稀释,并为基于元宇宙的员工和未来的雇主提供必要的保证。

    • 真正做到混合:正如疫情期间对远程工作的热衷所显示的那样,许多企业在采用真正的数字化工作方式方面一直落后,政策过时,缺乏基础设施,消费者技术和商业技术之间存在严格的界限。企业必须在元宇宙中避免这些错误,从一开始就创建集成的工作模型,允许员工使用元宇宙原生的消费技术在物理、在线和 3D 虚拟工作模式之间无缝切换:虚拟化身、游戏机、VR头戴式设备、带有触觉和运动控制的手动轨道控制器,这些设备可以将用户在现实世界中的位置映射到虚拟世界中 (尽管有些版本只使用摄像头)。然而,这仅仅是个开始。一些公司正在开发虚拟运动技术,如腿部附件和跑步机,以创造真实的行走体验。比如 Nextmind 使用心电图电极来解码神经信号,这样用户就可以用意念控制物体。

    • 与年轻人交谈:元宇宙将迫使公司彻底改变他们对培训的看法,专注于高度刺激、沉浸式和挑战性的内容。在设计自己的工作空间时,公司应该特别关注年轻一代,他们中的许多人都是在游戏、3D 和社交环境中成长起来的。逆向代际学习——即年轻一代的成员指导和培训他们的老同事——可以极大地帮助在整个劳动人口中传播基于元宇宙的工作。

    • 保持开放式:今天的元宇宙已经以一种开放、去中心化的方式出现了,这是由数百万开发者、玩家和设计师的努力所推动的。为了充分利用这场为工人而进行的民主化运动的力量,企业不仅要防止控制或支配虚拟世界,也必须积极寻求进一步扩展和开放,例如在可能的情况下追求开源标准和软件,以及推动不同虚拟世界之间的“互操作性”——无缝连接。否则,就像我们在社交媒体领域看到的那样,元宇宙可能会迅速被大型科技公司主导,减少选择,降低基层创新的潜力。

    本世纪 20 年代的工作场所已经与我们几年前想象的大不相同:远程和混合式工作的兴起确实改变了人们对工作原因、工作地点和工作方式的预期。但这个工作场所转变的故事并没有就此结束。虽然还处于早期阶段,但新兴的元宇宙为企业提供了重新平衡混合和远程工作的机会,重新获得基于团队的工作和学习的自发性、交互性和乐趣,同时保持在家工作的灵活性、生产力和便利性。

    但有三件事是明确的。首先,采用的速度将是重要的。随着大多数技术和基础设施已经到位,大型企业将需要迅速采取行动,以跟上元宇宙技术和虚拟服务,否则就有可能在人才市场上被更灵活的竞争对手赶超。第二,只有将元宇宙作为员工敬业度和体验的工具,而不是作为监督和控制的工具,元宇宙才会成功。第三,基于元宇宙的工作必须符合员工 (尤其是年轻员工) 在消费和游戏生活中对技术的期望。

    在这些原则的指导下,商业领袖可以开始想象和创造他们自己的未来工作场所。

    撰文:Mark Purdy,来源:《哈佛商业评论》

    编辑:南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