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 2022年5月14日

利用Web3“向好”:慢下来才更快

目前Web3发展之快,以至于很难迅速消化,而困扰现实世界、原始互联网和Web 2.0的问题也存在于Web3中;匆忙将“向好”与Web3联系在一起忽略了其中的复杂性:在面对集中的控制权、固有的能源消耗、被辜负的信任、被压榨的边缘化人员等等问题下,Web3在后端的运行方式上正发生着革命性的变革,它将继续存在并发展着,而我们正在思考,该如何建立一个Web3世界,其中“X向好”不是一个分离开的努力,而是一切建设、分配和使用的基本精神?

2022年2月2日,世界自然基金会-英国分会(WWF-UK)通过关于“自然代币”(Tokens for Nature)的声明而在社交媒体上引起轰动:这是一项募捐活动,将出售非同质化代币(译者注:non-fungible tokens或NFT,是一种被称为区块链数字账本上的数据单位,每个代币可以代表一个独特的数字资料,作为虚拟商品所有权的电子认证或证书)以支持保护世界上13种最濒危物种的努力。

世界自然基金会-英国分会曾计划在一个名为Polygon的所谓第二层区块链网络上开展该活动,他们声称该网络是“以太坊”(译者注:Ethereum,一个开源的有智能合约功能的公共区块链平台,通过其专用加密货币以太币提供去中心化的以太虚拟机来处理点对点合约)的“环境友好”版本。但Polygon不是这样的:购买加密代币来换取Polygon自己的货币,意味着依赖于需要消耗大量能源来维持的基础设施。这种反转是如此迅猛,以至于这个项目在短短48小时内就消失了。

图 iStock/ Black Salmon

“自然代币”只是快速增长的、旨在利用风头正劲的“Web3”/第三代互联网的众多“向好” ( “for good”)项目或活动中的一个。“Web3”是一系列去中心化模式、协议和技术——区块链、DeFi(去中心化金融)、NFTs、加密代币等等——的总称,这些都同时吸引了创新者和骗子。仅提及Web3就足以推动股价上涨(或最近的下跌),因此从名人到央行行长们都在争相制定战略。它的发展如此之快,以至于很难完全消化;在任何特定的一天(取决于当天的倡议),很难分辨Web3是否正在蓬勃发展、规模扩大或转移。人们正在建立,使用和利用其模型,但往往没有清楚地了解其潜力和隐患,当然,也没有一套问责和治理的标准或模式。

将“向好”框架应用于Web3带来了其自身的复杂性。科技和社会影响力领域的“X向好”项目基本建立在这个理论之上,即正确的工具应用于正确的问题将产生大规模的社会效益。这些项目中的“X”历来涉及人工智能、数据、虚拟现实或游戏等工具,或社交媒体和通讯平台等等。在最佳情况下,“X向好”框架允许社区主导开发适当的工具,帮助在扶贫或社会正义运动等领域产生积极的社会影响力。然而,它常常导致技术解决方案主义(译者注:tech solutionism,据Evgeny Morozov的访谈,是一种流行的意识形态,将复杂的社会现象重塑为可以经计算解决的问题),并将工具强加于社区,而这些工具既不是为社区设计的,也不是由社区设计的。正如马克·拉托内罗(Mark Latonero)所说,“更深层的问题是,没有一个大规模的社会问题可以简单对接到最聪明的企业技术专家与最可敬的国际组织合作提供的解决方案上。”

社会部门仍在声名赫赫的技术工具和平台的语境下努力与“向好”缠斗,但几乎没有确定的答案。那么,当Web3可能只是另一种短暂的狂热,或者已经有了这样一个值得拷问的开始时,社会部门为什么还要关心它呢?这是个好问题。

假如过去 30 年网络的历史能作为指导的话,Web3的实际情况并不是一个“假如”。自从2008年化名“中本聪”(Satoshi Nakamoto)的人向世界介绍比特币(译者注:一种P2P形式的数字货币,依据特定算法,通过大量的计算产生)以来,开发人员一直在研究区块链的概念,时间甚至可以追溯到更早。即使连感觉好像去年才爆发的 NFT 概念,也是在 2014 年首次实现的。这个被认为是“下一波数字基础设施”的发展中,已经投资了数十亿美元。投资不仅围绕着所谓的创造者经济,而且还通过全球银行、软件公司、媒体帝国和数十万开发者的工作围绕着宏观经济及其轨道。因此,我们有理由明确地说:Web3将继续存在。

然而,任何新的创新前沿都可能,而且确实包括混乱的失败。Web3的组成部分的应用范围从国家支持的项目到自发的卧室捣鼓,而这些项目背后的动机和管理质量也同样不同。构成Web3世界的这些技术和平台中的一些确实会失败,或者未能实现所提供的巨大承诺。

就像之前的社交媒体和Web 2.0的“连接”工具一样,Web3被认为是从技术主导者的腐败或恶性政治利益中夺回控制权的一种手段。但Web3本身并不自带什么神奇之处。仅仅通过应用“向好”的框架将其瞄准处于危险中的经济体,就相当于媒体活动家奥利维尔·朱特尔(Olivier Jutel)所说的“区块链帝国主义”。困扰现实世界、原始互联网和Web 2.0的问题也存在于Web3中,这些问题可以以加密货币交易的速度行进,创造(和记录)破坏性的权力不对称。

因此,我们感兴趣的问题是:我们如何建立一个Web3世界,其中“X向好”不是一个分离开的努力,而是一切建设、分配和使用的基本精神?虽然我们正处于Web3发展的某个阶段,剥削和不平等可能会变得根深蒂固和僵化,但我们相信,我们仍然有机会有效地塑造它,以实现共同繁荣和正义。最好的方法是放慢脚步,用一分钟时间进行检查,然后有意和主动地建立保护、隐私和公平系统,作为框架的一部分。

三个挑战

Web3中有三个相关的挑战,任何积极社会影响力的倡导者都必须解决。

1.去中心化的技术不等于分布式权力(distributed power)。Web3已经成为去中心化网络的代名词,而且Web3技术的卖点之一是去中心化或共享网络基础设施的所有权。但实际上,所有权往往向那些已经拥有资源的人、富人(即使只是持币富人)和公司集中。

正如NFT市场上OpenSea的例子所表明的那样(译者注:OpenSea是世界上第一个也是最大的加密收藏品和不可替代代币数字市场),风险太容易分散给用户,而收益仍然非常集中在平台所有者和少数参与者身上。甚至以太坊联合创始人维塔利克·布特林(Vitalik Buterin)也对基于Web3代币的经济体中的权力集中提出了警告,称加密货币“whales”在这些经济中可能拥有过多的权力。除非所有权由大多数人,特别是由那些传统上最容易受到剥削的人分享和分配,否则系统就会变得本质上具有剥削性。

出于这个原因,必须在Web3系统中主动设计公平的权力结构(equitable power structures)。

2. 相当大比例的现有权力持有者已经将他们的Web3商业模式建立在剥削和攫取上。目前,这些商业模式开采能源和其他资源,损害了我们的气候和环境以及能源匮乏的社区,在某些情况下,还积极复活浪费或有害的电力项目。他们这样做时并没有在其核心商业模式中解决这些问题(甚至没有创造抵消,即使这是一个不太理想的选择,但仍然比没有好)。

这些模式是为了避免在经济或环境方面对平台用户或弱势社区负责。但是即使这样,他们还是要求我们的信任?

3.建立社区信任需要的不仅仅是去中心化。那些正在建立分布式技术的人经常声称这是解决信任赤字的办法,“信任”是系统固有的。但事实并非如此。

建立信任,除了其他行动之外,需要深入倾听和诚实的参与。正如莫莉·怀特(Molly White)所写:“这种技术将如何被用来骚扰和虐待人?(这个问题)往往没有被问到,特别是考虑到最有可能受到虐待和骚扰的人往往在行业的人群构成中偏少,未被充分代表。”

或者如西黛特·哈利(Sydette Harry)所说的那样:“技术创造者中的投机分子,从不放过多次犯同样错误的机会,他们已经创造了一些工具……它们搜集制作用户传统背景之外的人的Twitter名单和账户。有了这样的文章和产品,人们可以‘多样化’,收集‘新体验’,而不是雇用黑人作家或基于情境报道黑人体验。信息变成了:你需要知道黑人在做什么,但你不需要和他们交谈。”

剥削——尤其是对那些在历史上被边缘化的人的剥削——已经在现有的网络平台上以多种形式发生,其中的例子包括:监视;不受限制的仇恨言论、骚扰和暴力呼吁;未能保护弱势用户;试图压制科技行业的批评者;在未经知情同意的情况下,以营利为目的提取和篡改数据;在没有补偿或归属的情况下占用工作成果和流程;等等。我们为什么要自动相信那些在历史上从流程、产品和社区的痛苦中获利的人,尤其是当Web3的剥削者看起来与Web2的剥削者如此相似,或者在某些情况下是同一批人时?

太多正在建设Web3的人还没有解决这个问题。对于那些可能在Web3平台上被利用的人,这里没有问责制度或补救手段(无论是点对点还是机构)。对平台和程序设计缺陷的影响的补救往往是通过事后制定的程序来进行的,而那些寻求补救的人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利用媒体的头条新闻,或者对它们的恐惧来制造压力。所有这些都是在分布式系统允许数十亿资金被转移到仇恨团体而没有透明度或问责制的情况下。

当Web3倡议危及社区、适得其反或辜负他们的信任时,社区——尤其是那些“X向好”倡议的主体——能做什么?很少,除了指着ledger(译者注:一家服务于个人、机构投资者和企业的尖端安全技术公司)并希望得到某种形式的修复。重现以前的权力不对称的技术并不是自带信任的系统。拥有一个关于这些议题的去中心化的ledger并不能神奇地做到这一点。

没有“快速失败”的空间

如果说我们应该从有毒的Web 2.0溢出物中学到了什么,目前我们正在努力清理它,那就是“X向好”往往是对地球和地球上的生物不利的策略。例如,社交媒体公司在俄罗斯匆忙“打扫”,只是危险的事后诸葛亮式的自我监管的最新例子。在Web 2.0时代,“做社会公益”成为“做任何事”披着的外衣:只要能赚到最多的钱,只要能推动最快的增长,只要符合“大到不能被监管”(too-big-to-regulate)的条件。

目前,Web3正面临着重蹈覆辙的危险。我们已经看到了语焉不详的社会影响力倡议,从与慈善机构分享收益的NFT画廊到区块链上的社会基金审计,再到声称与慈善机构分享部分支出的社会公益币(巧妙地命名为SocialGood)。无论是试图提供资金流动的透明度,还是保护知识产权,或者仅仅是将利他自动化,似乎都在急于证明Web3有公益(social good)的一面,而不仅仅是以新的数字化方式积累新形式的财富。

然而,这种做社会公益的使命——在扩大加密货币边界的过程中——看起来像是一种机会主义的事后想法,利用社会影响力或社会公益(无论定义多么模糊)作为一头扎进Web3的理由或掩护,进入时往往没有什么经验,同时没有指导,信息不畅,缺乏常识、道德和共情。除了WWF-UK在能源消耗技术方面的失误,以charity water为例,它提供的服务是将你的加密货币捐款立即变成法定货币…然后用它来资助清洁水项目,而没有提到所需的能源会侵蚀环境和…嗯,你明白我们要说什么。

从令人厌恶的公关噱头到2012年SXSW Interactive(译者注:它成立于1987年,致力于帮助有创造力的人实现他们的目标,每年定期在德州奥斯汀举办活动)上臭名昭著的“无家可归者热点”(Homeless Hotspots)都是同样的语气,这些早期举措中有太多粗暴地将他人的痛苦作为 “内容”,最终的结果不亚于一个分布式ledger上的“以贫困为色情片”。

以Floydies为例,这是一个NFT项目,据称是为了表达对“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的声援。然而,这无异于对乔治·弗洛伊德的形象进行种族主义剥削,是为了创作者自己的利益和扩张。这些NFTs最终从OpenSea中被除名。

另一个例子是SaveTigray.net,这是一系列关于埃塞俄比亚持续冲突和屠杀的图像的NFTs。背后的团体进行这项尝试,原本计划制作由提格雷女性工匠生产的公平贸易艺术品的NFTs,但战争条件阻碍了这些计划,他们转而销售冲突中遇难者的图像NFTs。很难确定通过这些销售是否为处于危险中的社区筹集了什么资金。不管怎么说,图像和基于它的NFTs都是家长式的,对当地居民来说是被夺去权力的。

在另一个更近的例子中,美联社在他们的NFT市场上放置了一个标志性的图片,即一艘载着移民穿越地中海的橡皮船,为他们自己的非营利性新闻编辑部筹集资金。地中海基本上是来自东非和北非、中东和其他地区的移民万人冢。美联社在俄罗斯2022年与乌克兰开战的同一天宣布了这一声明——可以预见的是,这将导致数百万难民的流离失所——遭到了关于牟取暴利和剥削的批评。美联社撤下了这则广告。

这个世界没有时间浪费于这类项目。我们没有时间去做一个分叉的网络:也就是说,技术是坏的/中性的 vs 技术是好的。当我们站在环境危机、流离失所、不平等、威权主义和民主的流失所带来的交叉性社会崩溃的边缘时尤其如此。社会公益不是当前和未来的技术系统的“锦上添花”。

想象一个新网络

如果Web3提供了一个修复我们失败的机会,它需要一个内化的价值体系,而不是可选的。这意味着社会公益不仅要成为道德观的组成部分,而且要成为任何新的网络或技术范式的架构和规则集的组成部分。当我们考虑将数字技术应用于社会公益时,或者更重要的是,在一个Web3技术成为生活一部分的世界里,我们如何将我们的现在转变为一个公平、公正、愉快和有生长力的未来,这一点尤其关键和必要。

已经有一些很好的探索和项目指出了前进的方向。例如,WITNESS,一个在人权和技术交叉领域拥有数十年经验的组织(译者注:Witness Foundation,成立于2020年,与平行平台The Witness:Black Christian Collective一同提升那些拒绝在信仰和身份之间做出选择的黑人基督徒),已经与Filecoin基金会(译者注:该基金会协调并支持为分散的数据存储和检索网络创建和改进开源软件和开放协议)合作,为活动家和非专业人士发现了一些方法,使用分散的ledgers,安全和真实地记录中心化网络使他们处于危险之中的侵犯行为。

在另一个领域,文化塑造者,如Afrofuture Strategies Institute(译者注:非洲未来战略研究所,一个创造性的智囊团和咨询公司,旨在促进未来素养,特别关注非洲和非洲侨民)的创始人英格丽德·拉泽尔(Ingrid LaZeur),一直在将分布式技术的视角用于资源较少地区的社区的包容性、所有权和平台控制问题。

同样的,DisCO项目(译者注:DisCO项目致力于通过一个旨在支持“分布式合作主义”的全球发展的综合框架,进一步推进DisCO 宣言中提出的想法和实践)提出了其DisCO宣言,以支持分布式合作社在世界范围内的发展,并“为新的和彻底的所有权、治理、创业和价值核算形式提供原型,以对抗普遍的经济不平等”。有迹象表明,Web3社区对不公正的反应可能比其Web2.0的前辈们更快。最近,.eth ENS地址系统中发言最大声的代表是一个公开坚定的偏执狂,以太坊社区的领导人物Dame.eth和其他人迅速呼吁通过社区管理解决这种有毒的领导。

根据我们自己数十年(在技术开发、展望和社会变革、权利和全球发展方面)的经验,我们认为有必要将四个基本原则作为任何Web3倡议的基石,最重要的是对于那些有志于直接或间接改善人类和地球状况的人:

  • 意向性(Intentionality)

  • 问责制(Accountability)

  • 互相确认过的规范(Mutually affirmed norms )

  • 伦理框架(An ethics framework)

当有数万亿美元的价值可供争夺时,这些信条可能会被认为是理想主义的,而且在许多行业和部门重新定位权力的机会也在召唤。没有替代方案的反对意见很容易被 “乐观主义/悲观主义 “的错误二元论所淹没。但我们对替代方案不感兴趣。我们提出了一种全新的范式,一种新的社会契约,承认这些数万亿美元的价值在地球和地球上的人们正在发生的事情面前毫无意义。让我们记住,我们也都生活在这里,在决定这种范式转移的过程中,弱势者在太长时间里发言权最小。

这必须要改变。对不同事物的讨论——不,要求,必须从这里开始。

为了方便起见,我们以“注意事项”( dos and don\’ts)的形式,为那些正在考虑,甚至已经开展了的致力于社会影响力的Web3计划,提出了我们的建议和行动呼吁。

不要:

  • 不要忽视或试图回避Web3固有的能源消耗问题。Web3的下游影响对弱势人群的打击是最严重的,无论现在还是将来。除非这个关键问题得到根本和具体的解决,否则Web3将继续向未来输出环境损害,不仅将我们自己,而且将下一代大大地推向不可逆转的气候灾难。

  •  不要把创造人为抵消作为免除你的工作所产生的负面外部因素的一种方式。社会影响力不是一个可以用来抵消Web3项目造成的其他负面影响的纵容框架。

  •  不要为已经处于风险中的人群制造新的金融风险。通过在经济中引入波动剧烈的、投机性的金融工具,将穷人、不稳定的、银行服务不足的或其他经济上的弱势群体推向更大的不确定性,可能弊大于利。生活在不稳定状态下的人没有为承诺的收益进行坚持持有(HODLing)的特权。

  • 不要把新技术强加给那些已经背负过往“技术债务”的人群。技术殖民主义充斥着将新的创新技术友好地空投到无法长期维持这些创新的社区的例子。即使在最先进的用户群体中,安全漏洞也会迅速出现。

  • 不要使用技术来减少或消除“捐赠者”对他们所支持的事业的现实接触。虽然这可能是您倡议的意图,但这很可能是一个意想不到的结果,除非捐赠者也被告知他们希望为改善的需求或危机做出贡献。

  • 不要支持“以贫困为色情片”,即使它被包装成NFT。当苦难或脆弱的形象在没有创作者或被描绘者的明确和知情同意的情况下被盗用时,这一点尤其关键。

要做:

  • 利用当前的这样一些社会影响力框架和网络,它们是由对所关注的伤害有亲身经历的活动家和倡导者设计的。

  • 向技术及其爱好者要求其承诺的透明度:审计、审计、审计。验证、验证、验证。

  • 向为技术所要支持的社区成员提供隐私和安全,并获得他们的知情和肯定的同意。

  • 检查在您试图帮助的社区的语境里,不变性和“智能”是否是理想的特征。

  • 在会议、大会、小组讨论和您的平台上,指出有害或“用社会洗白”的项目。

  • 支持世界各地的活动家,他们正在探索如何利用分布式ledgers的好处来保护隐私、保护和验证/归属

  • 倾听那些在历史上被边缘化并呼吁变革的人,并为之设计、与之共同设计,或者让位给他们。

  • 投资“创造世界实验室”(laboratories of worldmaking),这是奥利弗·朱特尔在与The Crypto-Syllabus的叶夫根尼·莫罗佐夫(Evgeny Morozov)的对话中定义的概念。我们全球社会问题的整体性要求我们思考如何才能实现共同繁荣、正义和公平。我们还没有建立解决方案、流程或在社区实践。正如朱特尔在同一次采访中所说,“我们必须接受实验,承认我们目前缺乏答案。”建立、支持或参与这个更大的探索。

  • 继续学习,探索,并提出问题。我们已经到了不能再忽视分布式ledgers技术/区块链领域的基本机制的时候了。如果我们要得到机会阻止主要Web 2.0实体占有它们的浪潮,这些必须被教授和学习。

  •  把这些准则剪下来,贴在离你最近的加密货币开采设备上(编者注:中国全面禁止虚拟货币开采和交易,译文来源自不同语境,请勿触犯相关法律法规)。如果您在考虑您的策略时牢记它们,你可能会发现自己真正产生了积极的影响力,而不是在去往Web3“水坑”(译者注:watering hole,一种网络安全漏洞,攻击者试图通过感染该群体成员已知会访问的网站来破坏一个特定的终端用户群体)的路上成为又一个数字马路杀手。

我们相信将“向好”从边角料变成将积极的社会影响力纳入Web3的结构中是可能的:经济解放,是的,但也包括种族和性别公正、平等、包容和参与。这是一个巨大的要求,也是一个与我们在现实世界中学到的许多技术运作方式相悖的要求。这就更说明了为什么这是一个值得明确提出的要求。

斯科特·史密斯是Changeist的创始人和管理合伙人,Changeist 是一家于 2007 年在美国成立的未来研究和咨询合伙企业,现在总部位于荷兰。

琳娜·斯利瓦斯特娃是“转型变革中心”(the Center for Transformational Change)的创始人,该中心是一个培养社区力量以建立公正未来的全球影响力平台。

来源:《斯坦福社会创新评论》英文网站2022年3月8日

原标题:Web3 and the Trap of \’For Goo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