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 2022年5月30日

从gas费角度 深研以太坊七大用例

要想了解以太坊经济的现状,最好的衡量工具是消耗 gas 费的活动类型。虽然它不如交易数量直观,但这种方法更从以太坊的设计理念本身出发。它代表了用户的真实经济成本,也更难被操纵(尤其是在网络较为畅通的时段)。

本文将主要代币、协议和交易之间的 gas 消耗量化,深入研究了以太坊最突出的用例场景,揭示以太坊生态系统的复杂性和不断演变的本质。

从gas费角度,深研以太坊七大用例

图 1:按类别划分的相对 gas 使用量

我们首先用图概述下以太坊的历史。图 1 展示了以太坊区块链上记录的所有交易的相对 gas 使用量,并细分为 7 个主要类别,其中 2 类(跨链桥和 MEV 链上套利机器人)在去年才崭露头角。

Vanilla transfer(纯纯的转账)

从gas费角度,深研以太坊七大用例

图 2:Vanilla transfer 使用的 gas 百分比

Vanilla transfer(纯 ETH 在由私钥控制的外部所有账户之间转移,无需调用合约)代表着以太坊被用作为一种货币。从 gas 消耗的角度来看,这个用例从早期(2015 年)占 80% 下降到最近两年的 10%。

从gas费角度,深研以太坊七大用例

图 3:Vanilla transfer 使用的 gas 量

由于多次提高了对 gas 的限制,有些人认为以太坊区块链记录的 ETH 交易比 2016 年更少。当以太坊于 2015 年首次推出时,每个区块的 gas 上限曾经是 5000 单位。自那以后,它逐渐增长到 1500 万区块的目标限制。在伦敦升级后的网络拥塞时期,它可能会增加一倍。因此,虽然以太坊作为价值传输网络的重要性下降了,但吞吐量(性能)还是上升了许多个数量级。

稳定币

从gas费角度,深研以太坊七大用例

图 4:稳定币交易使用的 gas 百分比

稳定币并非诞生于以太坊,但以太坊是稳定币最初蓬勃发展的底层链。随着 USDT 转向追求更低的费用和更快的交易确认时间,稳定币迅速成为 gas 消耗的主要源头。在过去三年里的大多数时候,以太坊更多是美元稳定币的支付平台,而非 ETH。

随着以太坊 gas 费成为问题,稳定币扩展到其他链。目前在波场 Tron 平台上发行的 USDT 比在以太坊上发行的多。USDC 支持 8 条不同的链。UST 支持 10 种。以太坊会继续被更便宜或更快的竞争者抢走市场份额。

关注多链时代平台和协议之间的竞合关系很重要。不仅仅许多协议基于以太坊,其中的许多协议也运行在多条链上。如果不考虑稳定币,你就无法完全理解以太坊生态系统。如果不调查其他链,你也无法完全理解稳定币生态系统。

ERC-20 代币

从gas费角度,深研以太坊七大用例

图 5:同质化代币使用的 gas 百分比

同质化代币中大多数采用 ERC-20 协议。2018 年其 40% 的 gas 消耗市场份额创下历史最高记录。ICO 热潮已过,在过去的几年里,ICO 在 gas 市场的份额仅为 5-10%。

在区块链历史上,有很多项目都享有“15 分钟成名时间”,它们都由一些瞬间爆火又转瞬即逝的代币主导。

从gas费角度,深研以太坊七大用例

图 6:最受欢迎的代币使用的 gas 百分比

即使我们观察历史上那些最流行的 ERC-20 代币,它们中没有一个流行的时间超过一年。

同质化代币的一个显著子类别是 wrapped 资产,代表是 wETH 和 wBTC。这意味着,即使是以太坊计价的交易量也以两种形式存在——原生 ETH 和 wrapped token。

DeFi

从gas费角度,深研以太坊七大用例

图 7:DeFi 使用 gas 百分比

DeFi 有许多应用——借贷、现货和衍生品交易、存储、保险等。到目前为止,我们看到的大部分影响来自于去中心化的资产交易。在过去两年中,提供流动性和 yield farming 也成为相当流行的应用,未来可能需要进一步细分 DeFi 领域。

2017 年,随着去中心化交易所 EtherDelta 的出现,DEX 首次受到欢迎,此后 DEX 一直是 gas 的主要消耗领域(在 DeFi 中)。

Uniswap 目前处于领先地位(gas 最高达到 DeFi gas 消耗量的 88%,目前约为 60%)。还请注意,该领域中存在 MetaMask(图 7 顶部橙色带),它算是钱包兼 DEX 聚合器。随着行业的成熟,一些功能可能会变得“隐形”。用户与平台进行交互,这些平台抽象掉链上和跨链交互,以提升便利性。

跨链桥

从gas费角度,深研以太坊七大用例

图 8:跨链桥消耗的 gas 百分比

跨链桥是最新的 gas 消耗大领域之一。随着在以太坊上的交易变得相当昂贵,竞争链在稳定性和功能方面日趋成熟,我们看到了跨链资本频繁流动。除了在 Axie Infinity 最受欢迎的时候,Ronin 跨链桥出现了短暂的 gas 高峰(几天内的峰值达到 8% 的 gas 消耗),跨链桥的 gas 消耗在去年翻了一番(从 1% 到 2% ),并将以太坊连接到 L2 解决方案(PolygonArbitrum、Optimism),以及竞争链上(Avalanche、Polkadot)。未来,想要洞察资金流向,需要多链思维和工具。

比特币也是跨链桥的服务对象。目前,比特币总供应量的 1% 以上以 wBTC 形式桥接到以太坊上。

NFT

从gas费角度,深研以太坊七大用例

图 9:非同质化代币活动使用的 gas 百分比

早在 2017 年,第一个 NFT 主流应用 Cryptokitties 曾短暂贡献了大约三分之一的网络吞吐量,推动网络费用大幅上涨。同年,OpenSea 发布测试版。然而,直到 2021 年下半年,NFT 领域才再次成为 gas 市场的主力。从那时起,NFT 就成为了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截至目前,以太坊消耗的所有 gas 中约有三分之一用于 NFT 相关活动。在这方面,OpenSea 处于市场领先地位,消耗了 60% 以上的 NFT 相关 gas 费,其他几个平台紧随其后。

ERC-1155 标准的引入带来了一些效率提升,这是另一个需要关注的趋势。

MEV 链上套利机器人

从gas费角度,深研以太坊七大用例

图 10:MEV 链上套利机器人使用的 gas 百分比

矿工可提取价值(MEV)是以太坊设计的原生产品,在提高 DeFi 生态系统效率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即通过套利消除去中心化交易所之间的价差,这占到 MEV 活动的 95% 以上。

MEV 的主要受益者通常不是矿工,而是一个由搜索者和提取器组成的社区,他们利用自动化工具创建 MEV 交易。然而,由于套利交易的紧迫性,矿工享受着高额的费用。这种交易往往是“赢家通吃”的机会,并且支付的 gas 价格远远高于市场价。

考虑到 MEV 玩家们通常不搞宣传,我们可能低估了真实的数字。根据 Flashbots 团队的说法,至少有 4% 的 gas 是由 MEV 交易消耗的。如果竞争链可以减少 MEV 的影响,将激励用户从以太坊迁移到竞争链。

其他 gas 使用类别

从gas费角度,深研以太坊七大用例

图 11:所有其他交易的 gas 使用量

以太坊平台的免许可设计产生了大量的用例,超出了我们上面列出的那些,从链上游戏和多重签名协议到庞氏骗局。在其鼎盛时期,像俄罗斯的庞氏骗局 MMM(最高 gas 量占 gas 总使用量的 10%)和以太坊合约 FairWin(博彩游戏)(gas 短暂达到 40%)这样的庞氏骗局是以太坊最受欢迎的用例。

但这样的盛景似乎已经过去了。其他 gas 使用类别还包括交易合约,特别是用于资金管理的多重签署合约。未检测到的 MEV 提取价值、模棱两可的 DeFi 协议和非标准代币也可能包括在这个类别中。

总结

以太坊仍然是一个主要用于传递价值的平台,但价值的构成范围以及传递的构成方式都在不断变化。与比特币不同,以太坊相关从业者需要以下工具和心态:

  • 对用例敏感并适应新的开发方向;

  • 多元化资产,广泛的价值定义,包括同质化和非同质化代币;

  • 多协议和多链,广泛的交易定义,包括去中心化金融协议和跨链桥。

以太坊用途有很多。从早期的本地资产支付网络,到 2018 年的同质化代币,再到非同质化代币 NFT,许多用例都成为平台最大的“付费者”。我们不得不承认,以太坊与最初的以太坊愿景非常一致。理解由此产生的动态生态系统不是一项简单的任务。价值通过多种不同渠道以无数不同形式在网络中流动。更复杂的是以太坊与大量其他 L1 和 L2 链的互连越来越多。越来越多的资产、项目、协议和实体同时存在于多个链上,并在平台之间自由迁移。

以比特币、甚至 2019 年的以太坊的观念来看待今天的以太坊,都已是落后的看法。

本文来自 Glassnode,原文作者:Niko Kudriastev & Antonio Manrique de Lara Martín,由 Odaily 星球日报译者 Katie 辜编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