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 2022年6月19日

StepN:与死亡螺旋角力的诱惑

Web2游戏一将功成万骨枯,也就是那么几个游戏具备长期生命力。这个规律在Web3里面,有可能直接以大项目大起大落的方式呈现。

作者: Coral,六一资本

前两天,有文章将StepN比作西西里的美丽少妇,谁都对她怀有非分的欲望,谁都想趁机捞一把便宜,谁又都嫉妒她、都想污名化她,使她被游街侮辱——客观说,这个比喻用来形容Gamefi的生态非常恰当:大家都想获取暴利,大家又都对天然具备庞氏模型的、崩塌之后的游戏狠狠痛骂。游戏模型处于上升周期时大部分声音将其夸为机制创新,崩塌后则又有一批人坚称一开始就斥之为庞氏,与没有出逃的玩家一起,从舆论上将之踩在脚下。

但不要忘了,这是两个对经营机制类游戏丝毫不陌生的创始人做出来的产品,他们是非常明确的游戏经营方,模型崩塌的时刻,项目方提取利润,在BNB反弹见顶位置卖出,收回几亿美金利润的操作,改变了此前回购销毁GMT的惯例。

这是一个不成熟的游戏,与我们津津乐道的、经济模型漂亮的Web2大作相比,与《星战前夜》、经济模型连续不崩存在了20年的“不服不行”的煮肘大作《梦幻西游》相比,它操作太嫩,起得太猛,崩得太快。

但这是一个非常典型的游戏经营案例,就像此前死去的算稳和公链,提供了一个很好的项目样本:生态参与各方,除了一开始和现在这种崩盘后依然继续进场的真正的跑步者,基本可以分为项目方、鞋厂、中小玩家三类。这三个方面,无人清白无辜,全部属于“知盘玩盘”,博弈造就繁荣,这其实就是机制类游戏的精髓,也是它非常容易死掉的根源。

Web2游戏一将功成万骨枯,也就是那么几个游戏具备长期生命力。这个规律在Web3里面,有可能直接以大项目大起大落的方式呈现。

对依靠“游戏机制”、经济模型带来爆发的游戏来说(这也是我认为当前Gamefi中最有机会的一类游戏),死亡螺旋犹如一把达摩克里斯剑,永远悬在头顶,很多动作都是信誓旦旦的要拉住它不掉下来,但大多数项目,这把剑都最终掉下来了,区别是拉住了多久。

但与死亡螺旋的引力不断周旋、角力和共舞,这正是项目经营的真实过程和有趣之处。

产品

 

当我们看到StepN产品的时候,不得不说是惊艳的。这是一个同时具备了GameFi、SocialFi和Web3 Keep的运动APP特质的东西。

而但凡是这样稍稍出乎意料又有效结合的产品,其火爆的概率就很大。

StepN一开始自己一直宣称是运动App,的确这几个月也有大量玩家称自己瘦掉了几斤十几斤不等,这个属性被市场验证是站得住脚的。

SocialFi,这个属性除了高等级的鞋子炫耀,类似于猴子、豪车,还有项目方正在世界各个城市运营的“线下约跑”、远期的社交平台规划,以及社区自己的各种想象。这个也算是站得住脚,毕竟随便一个手游都可以线下组团开黑,更不要说必须实体线下出门跑步的鞋子。

但最重要的属性,其实还是这个庞氏模型+卡西诺模型(开盲盒)的Gamefi属性。这点其实在一开始的讨论中被大大低估,项目方说自己请了EVE(星战前夜)的经济学家,又传出团队里有《梦幻西游》的前团队成员,都被市场忽略了,当然最后还传出“团队里有前趣步高管”这样无法证实的说法。

总之,依靠前面两个站得住脚的运动App+SocialFi属性作为一个站得住脚的基本面、有效叙事,叠加了后面真正使其能够“其兴也勃”的庞氏和盲盒,这才是StepN基本全面的模型。

社区有个非常精妙的比喻,说StepN是一个开在体育馆里的赌场,观众席上还坐满了人——这真是特别好的概括了上面三个属性。

image

一家开在体育馆里的赌场,观众席上还坐满了人

体育运动这件事提供了巨大的基数和黏性,赌场提供了场内货币消耗的方式和爆发式膨胀的庞氏模型,SocialFi属性提供了一个天然的传播力量:互相安利互相传染,导致一起买鞋走路,并且一起开盒子炫耀。

爆发、斗争和意外

六月的鞋子犹如核弹爆炸后的一地鸡毛,各种声音纷纷出来质问:是不是爆发得太快了?

用户数发展过快、团队赚钱过快、形势变化过快,导致项目方掌握不住项目,甚至财务自由也不想辛苦做项目了,导致项目塌台……其实不是,如果一个项目能火,必然有一个爆发期,这个爆发期就是量价齐升,节奏奇快,鸡犬升天,随时暴雷……意外和明天不知道哪个先来,说的就是这样的时期。

但是如果一个项目一直没有爆发期,那它基本就是一个哑炮。

即便是一个市场预期非常高的巨额融资豪华团队大项目,你们可以给予极大的期望,刚上线可以来一波PR得到的疑似热潮,但是游戏真实入场数据上线即见顶,市场从不为阵容的华丽买单。

简言之,一个游戏,不爆即死,你各方面配置再好没有用,市场不买单就是一切白费,这个Web2的游戏残酷定律到了Web3依然有效。

好的Gamefi项目必然经历爆火,爆发期必然是生死考验,爆发而不死是一个足够牛X的项目和足够牛X的项目方的必备经历。(由于是庞氏模型打底的游戏项目,这里不便使用伟大项目这个限定词汇,只能降级为牛X)

花费这么多字数扯“爆火”,实在是Defi和公链这类项目优秀即爆量的认知太过深入人心,而Gamefi,更接近“涨到买不起就都好看可爱审美拉满”、“不涨再好看也没用”的NFT项目,暴涨和爆火才是道理,暴涨和爆火某种程度上更高于“好”和“不好”——对NFT来说,猴子和月鸟(MoonBird),两个蓝筹暴涨之前,大家都觉得挺丑的,暴涨之后大家审美“纷纷跟上来了”,觉得猴子很有审美水准和风格,而月鸟哪哪都显得可爱且彰显值钱。游戏也一样,火了你可以分析为什么爆火,不火也没必要分析到底有多好。

StepN经历过至少两轮真正的爆发期。

一轮是Solana上的爆发,3月初到4月末,增长曲线从平缓到陡坡。50天内,玩家账户从总数1万增长到日增过万,总量从1万到30万,实现了圈内爆发和初步出圈。这一轮基本没有失控,仅仅是最后几天出现了异像。

第二轮则是近乎疯狂、争议极大的BSC上的爆发,时间大概是5月一整个月。

而这期间,实际上最重要的是,它其实经历了稳定可控增长,以及四次不受控的爆发和并不意外的崩盘。

大部分人印象中,Solana链上的鞋价一直像我4月中进场时一样平稳受控,直到6月份由BSC上的鞋价崩盘导致下跌。其实并不是。

尽管后来BSC上的几次暴涨令人目瞪狗呆,但这股被外界成为深圳老哥的市场力量,是在Solana上首次显露锋芒,并和项目方交手,只是这段短暂的历史,却被大部分的鞋众忘得一干二净。

4月末,BSC的鞋子刚刚经历了BA上的抽奖发售,10 BNB一个联名鞋的价格令人望而却步,大部分人翘首等待BSC鞋价下跌,此时Solana上的gst和鞋价突然开始有规律的暴涨。

三天之内,GST从不到4突然拉涨到9,一双地板灰鞋的价格,从此前稳定了将近一个月的11SOL左右,被疯狂拉涨到18,伴随的则是一小波热潮:我身边的同伴们或咬牙高位梭哈,或者咬牙拿灰鞋在高位换了7000u起步的绿鞋。然后大家一起以惊呆的姿势不断刷新GST的价格——每次刷新都再上涨一些。

项目方迅速出击,宣布三倍双胞胎活动——Mint一次生出两个鞋盒的概率上浮为平时的三倍:鞋友们说要有鞋,那就来多多的鞋。

很快,面对飙升的GST,又宣布讲GST上线FTX——并且是现货和合约一起上,显然,用做空机制压住明显被控盘的GST价格,以市场力量压制市场力量,算是一个聪明办法。

更重要的是,宣布BSC上空投1万双给Solana的创世鞋持有者。

这波操作下来,Solana上的gst和鞋价应声而落,撑了几天之后再不回头,GST一路下跌到今天的0.6u。

而BSC上的鞋子开启了第一轮暴涨后的暴跌,首发的2000双鞋因为宣布空投从38BNB的价格暴跌到5BNB,吸引了大部分人的目光。

没有人知道,这波控盘GST和鞋价首战失利的“深圳老哥”,已悄然转移到BSC上,并迅速控盘了这个婴儿期的盘子。

(注:由于“深圳老哥”这个群体的真实存在未能被100%证实,此处为一个泛称,代指一股明显存在的市场力量)

深圳老哥、其他中小鞋友和项目方的互相博弈,上演了资本妖精和宏观调控的几波交手,为BSC鞋子市场的野蛮生长造就了几波暴涨暴跌,最终一地鸡毛。

创世鞋拥有者回忆说,早期的Solana鞋市生态也和BSC一样犹如一座活火山,鞋价和GST都喷发到20,然后被项目方调控了下来。后来就一直平稳了。每天被精准的调控在1100U以下,按照当时大概100u的SOL计价,大概一直在11SOl左右。走路和Mint收益都相当确定,大部分人非常规矩的在每天走路和升级里倒数回本周期,收益确定得仿佛上班打金、Work To Earn。

大概这正是BSC上第二轮鞋价和GST开始拉涨时项目方不够在意的原因。

BSC上10000双空投落地之前,所有人都预期空投将带来暴跌,甚至10亿大佬在500人大群劝人:卖了吧,明天空投下来有更便宜更极品的鞋子可以捡。

结果却是空投前一天开始,鞋价见底反弹,市场上那个神秘的翻云覆雨手开始悄悄操作。伴随着空投和接下来大家同步进行的鞋子一批批升级、两天一次Mint,GST显著的需求大于供给,开始飞速上涨,从一开始本已令人侧目的11U,一路上涨到45U。此时打金最多者能达到一组鞋一天5000U,“一天走路三万多块,真有点不好意思。”

需要注意的是,Solana上的GST和BSC上的GST无法跨链互通,实际上是两个从供需到价值都毫无关系的代币。

同时,灰鞋地板价从底部的5BNB,飞涨到45BNB,暴涨9倍,而隔壁Solana玩家纷纷被一天打金两千U三千U的暴利惊动,想拿一双Sol绿换一个Bsc灰,不好意思,换不到。

——此时一双极品灰Jogger要价能到50多BNB,“十万rmb一双鞋,你们疯了吗?”Sol玩家非常愤怒。

据说此轮深圳老哥已经在出货,鞋子疯狂的暴涨,前期进场BSC者均获得不小的收益。

同时,鞋子卖出的诡异感受,也明确显示了控盘者的存在:如果你按照相似属性的地板价格挂出鞋子,瞬间会有几双略低于你价格的鞋子挂到你前面,如果你降价,又会再冒出几双更低的……直到你以显著低于市场的价格挂出鞋子,它会被秒。一双市场挂价约60BNB的鞋子,甚至要40BNB才能实际卖出。市场流动性弱的堪比平稳期的NFT图片市场。

在GST一天暴涨40%到45的时刻,项目方再次出手,宣布修改Mint所需要的GST和GMT比例,从200GST直接修改为100GST+100GMT(后来进一步修改为动态配比,比如40GST+160GMT,目前为360GST+GMT),GST顿时暴跌,鞋价随之暴跌。最低处达到了12BNB,当之无愧的膝盖斩。

此时一个逻辑才真正浮现:鞋价其实是围绕GST价格波动的,真正支撑鞋价的是GST价格,因为这是鞋子作为生产资料的真实产出和实际成本——鞋子Mint和升级需要GST作为主要成本,鞋子产出的也是GST,如果说鞋子是铲子,那么GST就是它所能挖出的黄金。

这一个特殊时刻,还伴随着五月的大盘暴跌:BNB从300左右跳水到最低210,然后迅速拉回;而SOL则是直接从100下滑几天,然后腰斩到50,并且不断往30下探。

鞋价和本币双杀,几乎导致市场一片死寂。

但是有一个数据预示了后来BSC上鞋子最疯狂、规模最大的一次暴涨,也是它第三轮暴跌后未能再暴涨的原因,以及SOL上鞋子一路向下的原因:进场人数。

SOL上的进场人数,从1月到3月的每天几百一千,到4月份的每天几千人,以及4月末暴涨那一波的日增进场过万,它实现了进场人数的三级跳,最后一波,深圳老哥的控盘试水和小玩家的市场情绪,助推项目跨入了日增一万的大门槛。

而这个在SOL上长达半年的进程,在BSC上缩短到了两个月。

在上述两轮BSC上的鞋子从10BNB暴涨到38B,暴跌回5B,再暴涨到45B,然后暴跌到12B的过程,每日新增始终不超过1000人,而一直在每天新增500-800之间徘徊。我甚至一度猜测,它还要孵蛋多久?

没想到爆发来的如此之快。

等待每日新增破千花了大约20天,但是一旦破千,却以第一天1000+,第二天2000+,第三天3000+……第七天7000+这种速度暴增,此前有文章分析,总新增每天2%,由项目方以邀请码控制,每天就发2%邀请码,再多就没有了。但BSC上的新增很大程度是SOL上的原有账号迁徙,根本无需邀请码,既有的几十万用户,一天迁过来一万人完全可能。

伴随着新增人数爆炸式的开启大迁徙,以及大盘稳定,鞋价开启了又一轮肆无忌惮的暴涨,再次从12B冲到35B,然后快速回调到25B,并且在这个位置上居然实现了几天的价格稳定。

而此时,全网疯传一张简单的算数截图:一双鞋Mint成本大概是3B,地板价却是25B,一双鞋差不多赚22B,每48小时Mint一双鞋——也就是买两双鞋,4天回本,8天翻倍,指数裂变,一个月数十倍……

五月末那一周,整个圈内都是这种言论,此时的抛压却已经到达无可挽回的数据:每天近万人进场,这些人购买的鞋子在几天之后都会回报给市场几万双鞋的抛压,这还不算场内已有的玩家那几万双鞋的抛压……以及对GST的抛压……除非进场人数达到一天几万,否则根本接不住此等抛压。

就在这样岌岌可危的时刻,场内玩家“每天心惊胆战的赚个十几万”的时刻,圈内NFT的玩家们、Defi的玩家们,开始纷纷私信要求进场……有些被拦住了,有些看着25B的鞋价不顾一切下场接盘了。

此轮狂欢的最高点,是朱啸虎,作为传统资本大佬,朱发朋友圈说自己买下了一双BSC的灰Runner,并说StepN“不完全是庞氏”。

BSC的鞋价史无前例的在25BNB这个泡沫巨大的高点上持续了将近一周的时间。

正当所有人沉浸在残暴欢愉中载歌载舞的时候,市场开始出现谣言,项目方的辟谣、AMA,挡不住鞋价不断的随着“技术团队被抓”的传言不断暴跌,最后,在项目方一个满是利好的AMA结束后不到3小时,凌晨12点半,清退中国用户的公告来了。

此后几天内,鞋价一路破1BNB,距离高点跌去了98%。

StepN项目方则在不断将数万个BNB和数十万个SOL不断转入各个中心化交易所卖出。

社区还在不断幻想项目方拿着卖币得到的资金拉盘GST或者拉起鞋价,即便在数日之后,因为更新严重拉胯,“技术团队出问题青黄不接”这一事实被基本默认,社区依然抱有期待。

但实质上,即便国内技术团队的变故令人震惊——这有点像V神的核心开发者们集体车祸去世导致以太坊停滞一样荒唐,但实质上使得鞋价高位俯冲再也起不来的原因,还是机制原因——越高的价格和越多的场内人数,需要更多的进场人数和资金支撑。

如果能一直做到像一度Solana上维持的大约1100U(或者其他价格)的鞋价,以及大约4u的GST(或者其他价格),这样的稳定的产出稳定进场稳定消耗,或许能够将这个庞氏打底的经济模型一直维持下去。

但是没有如果,深圳老哥的入场,散户们被动卷入主动享受的残暴欢愉,大大透支了游戏模型的发展速度,项目方努力过,但是当他们发现控制不住局面的时候,也加入了“一天流水1亿美金收入600万美金”狂欢,毕竟庞然大物如腾讯,凭借14亿人口的市场,巅峰时期也不过如此。

目前的StepN陷入了和Axie一样的死亡螺旋:鞋价波动下跌,GST波动下跌,虽然无论何时进场都可以算出是35天左右回本(如果GST价格不继续下跌),但实际此时进场已经很难回本,真的已经变身一个Web3健身年卡:一直有一个回本收益的诱惑,但只是激励换健康。回本?只能从一开始就放弃这个想法。

image

回本激励和损失厌恶:“永远再走35天回本”

丝毫不必怀疑,项目方原本希望通过限量皮肤燃烧宝石、燃烧鞋子、卷轴Mint、开新的Realm等方式(不用管都是啥,总之都是游戏内消耗手段和续命手段),能够一次一次的和死亡螺旋拔河,把它来回一个基本平衡的状态,使StepN有机会像《梦幻西游》一样成为20年不崩的游戏。毕竟,你好不容易做出一个印钞机,肯定希望他是一个20年的印钞机……或者至少2年?

很难说最后到底是因为技术团队的哪个问题,导致的更新实质停顿,还是因为游戏数据因经营不善或者项目方斗深圳老哥失败而数据增长失控,更难以分辨是哪个原因导致了崩盘——我认为进入到一个无法提供稳定回本预期并持续较长时间的阶段已经可以算是崩盘了。同时,现在的进场人数呈现明显下滑,高峰期Solana上进场人数达15000+,BSC上进场人数接近1w,,BSC上进场人数接近1w,现在Solana上进场人数下滑为6000+,BSC上不到1000。

对一个确实以庞氏模型打底的游戏来说,这进入了一个非常不健康的阶段,可见的增长萎缩,暂时步入了和Axie同样的螺旋。

image

Solana上6月9日进场人下降至6000多人

来源:https://dune.com/nguyentoan/STEPN-(GMT-GST)-Core-Metrics

image

6月9日,BSC进场人数已低于1000,仅900多人

来源:https://dune.com/waterstone/fork-Stepn-Analysis-(BSC)

毫无疑问,如果想做一个常青树,他们至少暂时是失败了,虽然新增一天也还有五千多人。

后续,我们还会继续观察这个实力依然不错的团队的发展,毕竟无论我们如何愤怒责怪Axie和StepN的团队,他们都是仅有的创造了第一代和第二代火爆的Gamefi的项目方。

其他仿盘的水准与这两个相比更不值得一提。

或许StepN仍将低位滑行一段时间,并给Jerry和Yawn这两个的确具备理论和经营水准的家伙一个时间窗口,来使得他们有机会项目回到一个可能实现数百万用户的轨道上。

最近几天,项目方发消息称他们认识到“稳定经济模型和价格是他们的责任”(大意)。

得失

从整个过程中来看,项目方经历了几个过程:“平稳慢速增长——可控爆发——失控爆发——向下螺旋”这几个阶段,数据的爆发可以说是意料之中,如果不出意外,当前数据和发展绝对目前的局面。

意外因素主要是两个:第一是作为一股强市场力量与项目方争夺游戏中鞋子和GST量价控制权的“深圳老哥”;第二,是四月末五月初宣布了五月限定“熊猫皮肤”之后,突然出现的技术团队或者技术更新的大问题。

前者导致了数据加速爆炸和游戏生命缩短和透支,后者则使得项目方本可以用于争夺控制权和快速应对项目发展的大量“武器”无法拿出来,只能修改一下Mint参数和做做AMA来调整市场预期和调控游戏。

如果说从根本上维持运动健康这个模型,比较实际的建议是:卖出鞋子的一部分手续费直接用于销毁代币,等于买入鞋子也是一种消耗方式,使得买卖本身,主要是新玩家/新账号进场本身成为一种类似买点卡的活动。

但其实,在前一段时间,更重要的操作是,设法使得鞋价重回缓慢上涨通道,或者说在合适的节奏上推出新的Realm,前一种努力的目标,是使得模型能够回到进场人数暴增后不断下降的乏力状态之前,但是看数据,BSC和Solnala上的Realm都不太可能回去了,最可能的还是开新的Realm。但从维持信心来看,要能够维持此前两个Realm的基本平衡,基本别太快下跌,因为一个项目如果对玩家来说信心暴跌,可能其增长潜力就不再了。

而在技术团队这样的命脉人员部分,强烈尽早使用Web3的去中心化工作架构,毕竟Web3不是一定要在公司框架内进行,也不适合在公司框架内进行。

作为一个在经营上很有想法的团队和一个快速火爆的游戏项目方,StepN团队遭遇的应该算是正常等级的市场考验,无论是深圳老哥还是技术团队问题——如果游戏做成并真正成为常青树,这个等级的问题会时不时出现,并且只有团队不断完善才能一一应对。

所以与其说向他们提供更多的建议,不如说建议团队看到其本身还有非常多的需要改进的地方,一路高歌猛进的4月和5月,实在是太容易让一个年轻的团队得意忘形了。而接下去无论他们是打算在StepN项目上继续调整延续并做大,还是再发一个项目,最重要的其实是团队的诚信值和外界的信心值。

或许这就是区块链中文世界里常说的,考验格局的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