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 2022年6月22日

Crypto Pragmatist 创始人:加密货币治理失败了

在这次熊市早期,我和一位加密协议专家交谈过,他后来成了我的好朋友。当时他看起来疲惫不堪,悲观,急于发泄对行业状况的担忧。

除了提前几个月预测到Luna的崩溃之外,他还有一些我以前从未真正思考过的想法;大多数都与加密货币治理有关。

他提出的这个概念是,我们将加密结构体视为庞然大物,实际上只有在我们赋予它治理价值的情况下,它才是强大的;只有在它能够承受短期利益方的突发奇想的时候,它才是强大的。大量加密货币是由链上治理控制,成员可以对决定进行投票。有时这是一件好事,我们可以利用治理为持币者创造生产性资产——比如Redacted Cartel 的 BTRFLY 代币。

但这个过程从根本上说是破绽百出。

治理问题

当我们在像以太坊这样的公共不可篡改账本上提出去中心化金融的理念,它的不可更改这一事实是一个关键特征。对于像以太坊这样具有任何正统性平台,它必须是永久性的。如果我的ETH币因为一次链上的宕机、攻击或治理投票而消失,我就不会再把这些资金放在那里了;它不仅破坏了协议的合法性,而且破坏了加密货币本身的基本价值主张。

让我们谈谈几个治理出错的案例,看看它们发生了什么、以及有什么影响。由于贪婪的加密人群有恐慌和默认暴民统治的倾向,我们还应该牢记以下几点。

1. Juno鲸鱼

我认为对我们所知的加密理念中真正具有破坏性的第一个治理提案发生在 Juno 区块链上。作为 Cosmos平行链,Juno 决定根据每个钱包质押多少来给质押者分配ATOM,硬顶是5万代币。

在分配之后,人们发现一个个人/实体在多个钱包中质押,然后将持有的代币合并到一个钱包里。这个钱包拥有整个网络约10% 的代币,然后就有人提议没收并重新分配代币。

这项提议通过了,代币被没收——虽然有人说这很好,这样的项目有利于散户,但如果有一天鲸鱼们联合起来对付散户,我想知道会发生什么:没收就是没收,偷窃就是偷窃。

8WfXC3sLrJx3EZI3WILdJLpZ0T23P34Bvd4bLc1d.jpeg

2. Rari Fuse的黑客攻击

Rari 是一个为去中心化的的借贷市场而设计出的协议,当该项目在 4 月下旬被黑客攻击时,事情发生了急剧变化。协议中欠了 8000 万美元的坏账。在黑客攻击后,立即进行了投票以偿还贷方/资本提供者。虽然当时投票通过了,但后来团队做了180度的转变,现在他们改变决定,不会偿还贷方坏账了。

如果加密市场不能维持我们在几个世纪以来建立的普通法中的基本财产权利(在这种情况下,持股人应该面临资本归零的风险以保护贷方),那么它根本不会被视为合法和安全的经济体。

因此,除了来一个180度的大转变(实际上使投票过程变得无用)之外,实际上该协议还决定试图尽量减少对 Rari 持股人的影响,而不是该协议所依赖的贷方。这相当于银行被抢劫后,从你的储蓄账户里拿钱给CEO以弥补损失。

不出所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正在调查此事,据说Rari团队已收到传票,要求提供与相关方进行账户交易活动的记录。我们将看到这场风暴是如何发展,但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处理这场灾难很可能给贷方和持币人都带来不好的结果;毕竟,该项目已经极其不具合法性。

3. 取消Yield Guild SAFT协议

Yield Guild 是加密游戏的游戏公会/投资者。该项目投资了一个元宇宙项目——Merit Circle DAO。几个月后,治理论坛上出现了一项提案,要求“取消 SAFT(Simple Agreement for Future Tokens: 简单未来代币协议),退还他们的早期投资,并移除他们的种子轮代币。”

简而言之,该组织在实施治理投票后又背弃了法律承诺,剥夺了他们的投资人在项目中拥有代币的权利。这不仅损害了该组织在未来投资者眼中的形象,而且使整个行业处于危险之中:如果DAO可以随便跳过他们的投资者义务,那么就没有新的风险投资公司愿意为该领域的创新提供资金。

4. 接管Solend 账户

最后,在最近,我们看到基于Solana的借贷平台Solend提议对主动接管一个鲸鱼的账户进行治理投票。这个账户以 1.7 亿美元的 Solana 头寸借入了 1.08 亿美元的稳定币。随着该账户的抵押品慢慢流出,该团队越来越恐慌,因为在链上强制出售1.7亿美元将导致清算联动,使Solana价格崩溃,甚至有可能使该链宕机。

因此,该协议引入了一项提案,即在未经鲸鱼许可的情况下接管他的账户并试图降低风险,以期使该账户免于清算,但代价是牺牲将我们带到这里的所有加密理念和哲学倾向。

民主在加密货币中的位置是什么?

当人们想到民主时,他们会想到:

l 1 个人 = 1 票,或在加密货币中:

l 1 Token = 1 票

然后,这些选票可以用来支持暴民采取的任何类型的决定。但大多数时候,如上面的例子所示,该决定开创了打破基本观念的危险先例,即打破加密货币本身背后的核心概念。

能通过简单的投票使先前承诺作废的治理,几乎等同于没有治理。其实不是这样的;民主不是改变规则的结构体,而是维护规则的结构体。

由此得出的一个合理结论是,我们正处于一个非常艰难的境地,那些对其代币的短期收益感兴趣的人已经跌得很惨,他们愿意牺牲整个加密市场的总体风气。我认为最深的担忧是,我们正在创建的系统只是在弹性骗局下运行,同时和以前一样地受人类缺陷的支配。

在过去的几个月里,正如我们看到加密领域著名的中心化机构(借贷平台 Celsius、对冲基金 3AC)失败时,加密行业集体松了一口气,因为我们看到 DeFi 的构建区块集体经受住了压力测试。

但是,又一次,是人的因素让我们失望了:治理投票侧重于短期游戏以挽救价值,而不是长期残局。

那么这给我们留下什么?

我认为有必要对治理持乐观态度:也许它必须在变得更好之前变得更糟;也许最黑暗的时刻是在黎明前。我不知道解决办法,也许从技术创新的角度迈进之前,我们需要制定和规范治理结构。

目前提出了一些替代的治理结构,新的以太坊L2网络 Optimism 创建了一个两院投票系统,允许持币者和长期一致的代表投票。

身份、凭证和治理最小化的创新也会有所帮助。如果不为别的,看到这些新的治理结构发挥作用将会很有趣。

为什么你应该注意

一些危险而重要的先例现在正在确立,作为投资者,你应该注意:寻找那些在意识形态上与代表该行业支柱的无需许可、点对点、治理最小化协议相一致的项目。

寻找那些首先想为社区做好事、代币估值排在第二位的创始人。在加密领域做正确的事是我们唯一的机会——没有它,这个行业最终将成为历史的废墟。

原文:Jack Niewold译文:金色财经 0xOa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