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 2022年6月24日

Web3 颠覆「传统媒体」 靠的可能是这块「镜子」

当每一篇文章,都可以变成 NFT。

在互联网历史中,几乎每次技术变革都需要一个新的「舆论场」,来普及新技术和新思想。从早期的 BBS、到门户网站的聊天室,再到视频的「弹幕」,莫不如此。

推特和 Telegram 可以说是 Web3 从业者的「信息根据地」,但一个成立不到两年的平台,Mirror,正在成为 Web3 新的「内容中心」。无数区块链大 V、从业者和爱好者,聚集到 Mirror 上,发布大量关于 Web3 的内容。

第一位入驻的中文写作者 K.Erica 形容,Mirror 在 Web2 和 Web3 的理念之间取得了「微妙的平衡」。的确,只要拥有区块链钱包并登入,一个有 Web2 产品使用经验的人,差不多就知道怎么用 Mirror 了。它看起来像一个非常原始的内容发布平台。发布体验不好,会有老用户分享经验,先用 Medium 的编辑器编辑,再一键导入,体验更顺滑。

当你循着「肌肉记忆」去找点赞、留言、浏览量的时候,又发现这些都没有,取而代之的是 Collect(收集,类似于收藏,但是每次都要花一点点以太币,因此也很像「打赏」)、众筹。「如果我想发起众筹,是去 Juicebox,还是去 Mirror 呢?」两个 Mirror 用户都告诉我:没那么重要。因为,无论发在哪里,你都要自己去推广,去「吆喝」。

文章底部的 Collet 界面

这个问题背后的思维定势是:在 Web2 的平台里,发布任何一个内容,我都会思索一下「平台的玩法」。也许这个内容风格更容易被 A 平台而非 B 平台的用户(可能更重要的是推荐算法)所喜欢。当人们说,Juicebox 和 Mirror 没有什么区别,是指在关键功能上,这两者都让募资者和支持者以低成本建立信任。你发起一个项目,设定资金,支持者用注入以太币以表示支持,并且这样的关系被刻在区块链上,公开透明,关系由不可篡改的代码铸成。

但还是会有所区别。如果你是一位内容创作者或者艺术家,想为一部电影,未来的一篇小说、专栏发起众筹,明显 Mirror 更友好。

Mirror 团队公开表达过自己的雄心:用加密技术提供的工具,为创作者赋权,重新定义在线出版(publishing online)。

从 Twitter 到 Mirror:

Web3 的原生内容平台

Twitter 一直是 Web3 信息的重要集散地,Mirror 最初的影响也在 Twitter 的大 V 间流传。

像知乎、Clubhouse 这样的 Web2 产品在早期采用邀请制来建立「种子用户」和「口碑」。2021 年 3 月初,Mirror 在 Twitter 上以一场「写作比赛」开始了这个过程:只有投票选出的胜出者才能够成为 Mirror 的用户。

这个比赛本身也是一个代币游戏,代币意味着权利和身份。Mirror 将代币$WRITE 发行两类人:早期成员/用户,以及申请到参赛资格进入 waitlist 的成员。拥有代币意味着投票权,已入驻人的拥有 1 个代币,waitlist 成员拥有 0.1 个代币。

这代表着不同的投票权重。每周一轮的写作比赛中,前十名会获得 1 个 $WRITE。燃烧掉(即消耗掉)这个代币,就获得了入驻 Mirror 的资格,也成为 Mirror DAO(去中心化组织)的成员。Mirror DAO 成员对于公共事务拥有投票决议权。

创始团队认为「What is Mirror?=Who\’s on Mirror?」(Mirror 是什么=谁在 Mirror 上)通过比赛,Mirror 创始团队和希望入驻 Mirror 的人定义了最初的内容。

作为第一个入驻的中文写作者,K.Erica 胜出是身后一群人的意愿。她是东亚开发者组织 Rhizome DAO 和链上电竞团队 GuildW 的创办人。在业余时间,她与几位伙伴共同成立了 DAppChaser,向人们介绍 Web3 领域的去中心化应用。比赛的投票时间是北京时间的凌晨 3、4 点。一群核心读者半夜定闹钟起床投票,坚持了 7、8 周,最终让她在比赛中胜出并入选。

Mirror 首先是一个去中心化的内容发布平台。用户发布在 Mirror 上的内容,存储于 ARWAVE 链上(一个具有新型数据结构的区块链存储平台),即使 Mirror 这个产品消失,用户依旧拥有自己的内容。不过目前因为成本,只有文字信息存储于链上,像图像、动画等多媒体内容依旧存储于中心化的处理器中。

文章发布后会有「Arweave 交易 ID」、「贡献者以太坊地址」和「内容摘要」三个信息出现

7 个月后,Mirror 取消了比赛,向所有人开放注册,更多人开始在 Mirror 上发表内容。分发$WRITE 代币的方式也随之改变。由 Mirror DAO 成员挑选内容成为「好文聚焦」,入选者将获得 1 枚$WRITE。

退休的程序员郭宇也是这一时期开始使用 Mirror。他曾是字节跳动资深技术专家,两年前选择退休,旅居日本。不过 2022 年,他开始了关于 Web3 的创业间隔年,并发起了 Checks Finance 和 CodeforDAO 两个项目。在使用 Mirror 之前,他在阅读关于 Web3 领域的信息时便发现很多都来自这里。顺其自然,他也开始 Mirror 上发表关于 Web3 的文章。让他入选「好文聚焦」的是一篇科幻小说。他也将此称为「在 Web3 上的一场写作实验」。这场「写作实验」使用了 Mirror 提供的 NFT 功能。

他的小说《永不消逝的哈希》是一系列小说中的第一篇,当他在 Mirror 发表,并铸成 NFT,读者便可以「collect」这枚 NFT。也就是用任意金额的以太币(0.01ETH 及以上)进行「购买」。以这种方式,一个人「标记」了自己与这篇作品,以及写作者的关系。

在整个小说系列的写作过程中,「collect」将持续发生。郭宇也设置了另外的规则:当小说完成,他将以这部作品集所有 NFT 销售额的 25% 作为空投,按比例发送给所有贡献者。他还设置了 10 份「大奖」——10 个钱包地址将平分销售额的 5%。

郭宇告诉我,他在旅行期间得知自己的作品入选,才知道「好文精选」这个活动。他燃烧得到的$WRITE 币,获得了在 Mirror 的子域名,并成为 Mirror DAO 成员。

目前,基于第一篇小说开启的写作实验已经「卖」出了 4.76 个 ETH(ETH 即以太币,目前 1 ETH 汇率约为 7700 CNY,小说发表的 2022年1月,汇率约为 24000 CNY)。「在这个实验中,NFT 既是一种身份标识,也是收藏品和可兑付资产。」他在 Mirror 上写道。

可组合「玩法」:

NFT、众筹、分叉

正如郭宇的写作实验,Mirror 希望通过提供的功能,让创作者建立新的生产关系。Writing NFT 功能,能够将整篇文章内容变成 NFT。创作者在最初就拥有版权,并基于此获得经济支持。

最近一次功能升级,大大降低了围绕内容形成生产关系的门槛。一个普通的用户在发布文章的时候,可以选择将文章免费铸成 Writing NFT。打赏的默认最低额度是 0.01 Optimistic ETH。Optimisim 是以太坊的二层扩展方案。这个方案在链下运行计算,能够将以太坊 gas 费用降低 10,000% 或更多,并将吞吐量提高 200 倍,解决了以太坊上交易速度慢、gas 费高的问题。对于 Mirror 而言,如何支持人们高频率打赏、众筹是技术层必须要考虑的问题。

从陆续推出的功能来看,Mirror 不仅仅想做「内容发布平台」,也为 Web3 世界的种种活动提供基础工具。可以将这里理解成 Web3 行为发生的「市场」。如它的标语「Creat and connect your world on Web3」(创造并连接你在 Web3 的世界)所言,Mirror 欢迎各种经济关系在这里形成、运作。

一个 Mirror 用户,运用简单的工具,能够发起各种类型的众筹,也可以在文章中直接插入 NFT 进行拍卖, 运用 Token 工具,也可以基于众筹的项目分发代币。这些实际上提供了 DAO 的基础治理工具。分叉(Splits) 让任何一个项目都可以有多位合作者,众筹或打赏获得的资金可以按照比例流入不同的钱包。

众筹、合作分润、拍卖 NFT 这些概念或者玩法,都已经在 Web3 领域出现过。Mirror 让它们成为可以调用、组合的工具,看起来为人们进入 Web3 世界提供了更方便的渠道。而 Web3 已经存在的项目,也陆续在 Mirror 建立官方页面,比如 ENS、Gitcoin、Opensea……还有 optimism。不过,目前它们主要还是把 Mirror 简单当作信息发布的平台。

Mirror 对于内容创作者的友好显而易见。基础的 Writing NFT,加上作为插件功能而存在的众筹、分叉等功能,可以让一个创作者便捷地和支持者建立起「生产关系」。它也希望帮助记者、艺术家参与到 Web3 的活动中来。

最先从加密货币发展起来的 Web3,经历了金融项目的繁荣,目前还缺乏能让更广泛人群使用的产品。Mirror 正是在这一维度上进行某种尝试。

它鼓励创作者在此协作,共同在线出版,拍卖内容获得营收、按股份分润。而当多个创作者自发协作出版,就自然形成了「组织」的雏形;当这个自发形成的组织不是「公司」,DAO 就是顺理成章形态,它的版权、经济关系都在项目最初由智能合约形成契约,并依此运行。

这就是 Mirror 设想的 Media DAO,「在未来,我们假设创作者可能是一个 DAO 的操作者,该 DAO 生成许多作品,每个作品都作为 NFT 生成,交易的持续收入回归到 DAO。因此,DAO 的投资者可以期望获得超过第一个 NFT 销售额的利润。」

从算法到策展人,

从创业团队到 DAO

在  Web2  世界,推荐算法是内容与受众之间的桥梁。在  Mirror  搭建的  Web3  世界里,推荐算法消失,众筹 / 内容如何与支持者寻找到彼此?这是一个等待探索的问题,Curator (策展人)  是一部分答案。

Curator (策展人)  的概念来源于艺术商业。在展览中,策展人承担了挑选展品、设计呈现方式的工作,这个角色是艺术品和观众之间的衔接者,同时带有创造性,以自己独特的视角,来挖掘艺术品的价值。

我们甚至可以将「推荐算法」理解成 Web2 世界的「策展人」。算法按照设定逻辑,将内容与受众精准匹配,从而形成平台的游戏规则。它本身是一个中心化的系统。在 Web3 世界的线上策展人,则是内容生产者和消费者之外的第三种角色。它也是多元的,可以是一个团队的每周精选、某个人的推荐列表、甚至一个重新分发内容的网站。

Mirror DAO 进行的好文精选,就是一种策展,只不过它依旧由 Mirror 的核心团队来主持。团队希望将这部分开放给更多人。MirrorDAO 的贡献者之一 Shawn 说:社区里面有很多人提出的需求,都是 Mirror 团队所回避的。他们认为应用层的需求,是交给社区来做的。这确实就是个创业机会。

Mirror 真正希望的是去中心化、多样性的策展。这也是内容生态上的创业空间所在。这些「策展」通过特定的视角重新组合、分享、推荐,将内容进行二次筛选和分发,在传播中影响内容的价值。目前已经出现一些团队扮演这样的角色。

Mirror Weekly Review(Mirror 周报)目前就是一个团队的产品,目前已经进行了34期。它由 MC DAO 运营,致力于精选、点评、传播 Mirror.xyz 上高质量内容及创作者,帮助读者快速了解 Mirror 平台创作者的精彩观点。

除此之外,其它类型的「策展」还有 Ask Mirror 这样的搜索引擎,用来搜索在 Mirror 已经发布的内容;Bress.xyz 则是一个重新聚合、推送 Mirror 上内容的「网站」(不过最终的目标是基于 Mirror 协议开发的去中心化社交平台)。

Mirror Weekly Review

Bress.xyz

与 Web2 内容生产、分发、消费都在一个平台上完成不同,有能力且愿意进入「生态」的人有更大自主性。由于 Mirror 的大部分数据存储于 Arweave 链上,想开发新功能的人可以自行访问。Mirror 团队也无需在早期介入,等到产品成熟,需要合作时,再邀请进入 Mirror DAO。

目前 Mirror 尚未形成商业模式,不过已经通过 Mirror 上进行的 NFT 购买、众筹活动获得链上 2.5% 的分润。可以想象,被铸成 NFT 的内容在流通中被定义价值,当内容创作者、DAO 运营者、策展人等不同的角色越来越多,商业模式也会随之发生并演化。

Mirror 对于内容和艺术创作的热情或许与创始人的经历有关。

创始人 Denis Nazarov 是专注加密货币与 Web3 领域基金 a16z crypto 前合伙人的。他也是一位开源社区经验丰富的软件工程师。不过他的编程主要靠自学,本科毕业于纽约大学摄影学,辅修媒体研究。联合创始人兼 CTO Graeme Boy 毕业于格林内尔学院,获文学学士学位。从大学期间开始,他担任过多个项目的工程师。

K.Erica 形容 Greame 在人文社科方面阅读丰富,「很难再去找到一个比他还要热爱和理解内容创作价值的 CTO」。「collect」被设置为 Mirror 上的核心行为之一,当用户以付出一定加密资产的方式收集作品,他会出现在文章底部的收集者列表,他收集的内容,也会一起出现在个人页面。

这意味着,在「打赏」同时,用户也被标记为这篇内容所衍生的「社交图谱」的一个节点。在一篇阐述 collect 功能的文章中, Greame 写道「要成为一个认真的文化创造和评估的家园,Web3 可能需要促进的不仅仅是有效的经济关系。」

Mirror 的创始团队已经得到了超过 1000 万美元的种子轮融资,投资方有 Union Square Ventures(USV)、Andreessen Horowitz。不过 Mirror 的运作方式也呈现了「创业团队」与 DAO 之间的过渡形态。Mirror DAO 的组成分为普通成员(member) 与贡献者(contributer)。目前核心贡献者有 17 名,由他们主要负责 DAO 的运营,流程优化,和各种项目对接等工作。而 Mirror DAO 的大部分成员是 member,不参加日常工作,主要在讨论治理和社区投票的时候才出现。

对于这次 Mirror 的实践,创始人 Denis Nazarov 将其形容为「内容发表」与「价值传递」的交叉地带的实验。前者已在 Web2 时代被内容平台深刻改变过;随着加密技术及金融实践,价值流动拥有了新模式。当「内容」被标志为 NFT,就进入了货币系统,围绕它的行为,是否可以诞生新的有效商业模型?一切等待实践。

参考文献:

https://tian.mirror.xyz/iBJk2pk8AUXQLKU91HASuMdGSfGfg-_AdHJP3zRrR-M

https://shawn.mirror.xyz/slyqZ4T7fkcsVY5QR0vKeAc1R-y3i7J6iMnjMVvFEOk

https://www.coinonvip.com/2022042822284126814.html

https://guoyu.mirror.xyz/-IiesCxFBk9ENEP9Uvdu3Z9cy4zVQHFJz07OFWh6r2s

作者 | 凌梓郡